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十)

教育家臧启芳

民盟代表罗隆基

蒙疆代表Ra Pe La Peh Di

制宪国民大会代表主席吴敬恒

金融界代表交通银行董事长钱新之

军界代表海军上将范腾霄

蒙疆(原文,或者是西藏?)代表,名字不详

妇女界代表蒋碧薇

山东省代表Shen San Chang   叫张省三

教育界代表Sen Fu Chang 张森富?

侨界代表来自古巴的华侨Pi Tze Chang

军界代表桂系白崇禧将军

国大代表,资料不详

国大代表,章伯钧

翁文灏

国大代表,缺资料

国大代表,王宠惠

新闻界代表大公报社长胡霖

1946年12月,南京。国大代表们云集会场外,这里即将诞生中华民国宪法,这部宪法至今仍适用于台澎金马地区

1946年12月,南京。国大代表们拜谒中山陵

1946年12月,南京。国大代表们在会场休息时间合影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蒋介石发言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主席吴敬恒发言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民盟分组讨论,沈钧儒(右)、张申府(中)、罗隆基(左)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忙碌的记者正在写稿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分组讨论会现场,有胡霖、章伯钧等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会务接待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分组讨论现场,有章伯钧、胡霖、沈钧儒、罗隆基等等,记者就在现场采写稿件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会场外,一丝不苟的交警和路过的马车,不实行交通管制

1946年12月,南京。中山陵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全体起立,向国父孙中山先生鞠躬致敬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就中华民国宪法表决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现场,宋美龄女士、白崇禧将军与国大代表们齐唱中华民国国歌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结束后国大代表们步出会场,记者拥堵采访,在这次会议上表决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至今有效

1946年12月,南京。国民大会制宪会议结束后国大代表们步出会场,记者拥堵采访,在这次会议上表决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至今有效

1947年1月,南京。蒋介石签署于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制宪会议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

1947年1月,南京。蒋介石签署于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制宪会议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

1947年1月,南京。蒋介石逐条翻阅于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制宪会议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

1947年1月,南京。蒋介石签署于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制宪会议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后他开心地笑了,这时已经取得了抗战的胜利,他有日本国的投降国书、日军驻华司令官冈村宁次的军刀。除了中华民国的传国玉玺,他现在又有了中华民国宪法。此时唯一的遗憾只差中华民国的完全统一

中华民国宪法全本

由国民大会主席团连署的1946年12月25日中华民国宪法全本封面

蒋笑得发自内心,也很天真!

1946年12月25日国府中华民国宪法全本国民大会主席团连署签字页,签字的有来自中华民国各地、各党派、团体的主席团成员代表,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历历在目

1946年12月25日国府中华民国宪法全本国民大会主席团成员连署签现场

1947年1月,南京。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制宪会议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连署签字祝酒会

1947年,中国。这是驻华美军举行的一场美式足球友谊赛前,队员在做上场前准备,美军军官们在观看。具体城市是青岛或上海,需要看下面的图

1947年,中国。这是驻华美军举行的一场美式足球友谊赛,队员在比赛,美军军官们在观看。具体城市是青岛或上海,这个图的背景这栋大楼上面有“礼义廉耻”四个大字。不是青岛,是上海,那幢高楼是当时远东第一高楼86米24层的国际饭店

1947年,中国。这是驻华美军举行的一场美式足球友谊赛场地边上,围观的美军何军眷,也有中国人

1947年,中国。这是驻华美军举行的一场美式足球友谊赛场地上,比赛激烈

1947年,中国。这是驻华美军举行的一场美式足球友谊赛场地边上,有队员受伤了,正在包扎

1947年,中国。这是驻华美军举行的一场美式足球友谊赛场地边上,记分牌上写着青岛VS上海,两个中国人是记分员

1947年,中国。这是中国银行总部办公楼前,有行人,有摆摊的,麻烦地是可以随意张贴英文反动标语go home,U.S. army(美国佬的军队,滚蛋!)

1947年,大连。航行在渤海湾的苏联船舶

1947年,大连。航行在渤海湾的苏联军舰,此时苏联控制着渤海口两端的旅大(旅顺、大连由苏军直接占领)和烟威(烟台、威海由中共占领,苏联海军支持)

1947年,大连。旅顺军港上苏联军官与来访美军挥手,辽东半岛现在由苏联占领,地方政权交给中共控制

1947年,大连。停泊在旅顺的苏联货船正从海参崴源源不断地送来军事战略物资和武器

1947年,大连。苏联军官在岸上警惕地注视着来访的美军

1947年,大连。军港

1947年,大连。满洲最大的海港,这里被苏联占领

1947年,大连。苏联军舰航行在渤海湾,他们现在是这片海域的主宰

1947年,大连。来访的美军被允许在码头边上短暂停留,几个持枪的中共士兵在警惕地注视着他们,这些士兵穿着苏联式军服

1947年,大连。码头上持枪的中共士兵

1947年,大连。苏联船舶正在驶进大连港

1947年,大连。苏联军官们在交谈

1947年,大连。停泊在大连的苏联船舶

1947年,大连。仓库

1947年,大连。冬日浓雾中的苏联装备的中共士兵在集结,这里是沈阳主权移交后中共控制的南满洲的最大的中心城市

1947年,大连。中共士兵

1947年,大连。中共士兵

1947年,大连。日本关东军的武器和战略设备都移交给中共,这是火车头

1947年,大连。中共士兵

1947年,大连。运输物资的轻便汽车,关东军遗留

1947年,大连。美军来访军舰离开大连

1947年1月,南京。美国总统特使调停代表马歇尔访华,他将会晤蒋介石

1947年1月,南京。美国总统特使调停代表马歇尔访华,他将会晤蒋介石

缺资料

1947年,北满。被共军破坏的铁路

1947年,北满。被共军破坏的铁路,开赴前线的国军

1947年,中国。国军空军机场

1947年,中国。国军坦克部队

1947年,中国。国军装甲车

1947年,北满。开赴前线的国军军列

1947年,北满。开赴前线的国军运输兵在检修汽车

1947年,北满。开赴前线的国军列队受训

1947年,北满。两位在铁道边上执勤的国军士兵,迎面而来的是开赴前线的国军军列

1947年,北满。国军女兵

1947年,中国。国军坦克兵

1947年,北满。国军士兵吊在军列外警戒,这是蒸汽火车头拉动的货运列车,名字叫“临城号”

1947年,北满。被共军毁坏的铁路大桥

1947年,北满。国军伙食和炊事兵

1947年,中国。国军第六十九军集结

1947年,北满。国军火炮

1947年,北满。国军与当地民工在挖战壕

1947年,北满。在冰天雪地中执勤的国军哨兵

1947年,北满。国军军官在查看军事地图

1947年,北满。地堡掩体内的国军狙击手

1947年,北满。国军伤员,他在失去左手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参加战斗

1947年,北满。火车站停留期间,国军士兵在军列上,端着食品的当地小贩在叫卖

1947年,北满。一个叫“杨楼”的小镇火车站上执勤的国军士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