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十一)

1947年,北满。被共军破坏的铁路大桥经过简易修复,这是从桥上拍摄桥下湍急的河水

1947年,北满。一望无际的东北大平原上的满洲铁路

1947年,渤海湾。苏联船舶正在向中国抢运战略物资

1947年,北满。小镇墙上写着“自立自强”的口号

1947年,北满。国军岗楼

1947年,中国。国军空军飞行大队长杨孤帆

1947年,中国。国军装甲兵上校Tze-Li Shen

1947年,北满。国军狙击手在他的掩体内,脚下是他的稻草铺

1947年,北满。被共军拆毁的铁路

1947年,北满。国军挖战壕

1947年,北满。国军女兵

1947年,北满。国军增援部队步行前往前线阵地

1947年,北满。国军士兵看守正在向被关押在监狱的共军俘虏训话

1947年,北满。国军士兵正在拷打一名被强行搜查的卡车司机,他被怀疑是共产党间谍

1947年,北满。国军检查这辆被怀疑向共产党控制区运输物资的卡车

1947年,北满。我们的采访车上坐着的三位逃离共产党控制区的尼姑

1947年,北满。当地乡村老太的打扮

1947年,北满。当地小孩的打扮

1947年,上海。七个月大的暹罗人的连体双胞胎

1947年,上海。七个月大的暹罗人的双胞胎,奶妈在喂奶

1947年,北满。国军与当地百姓

1947年,中国。国军第六十九军即将开赴前线,这是哪儿?即将开赴哪儿?放大看很像是有“南充”字样,莫非是在四川南充?

1947年,北满。国军岗楼

1947年,中国。国军第六十九军即将开赴前线,这是哪儿?即将开赴哪儿?放大看很像是有“南充”字样,莫非是在四川南充?

1947年,北满。国军重机枪手

1947年,北满。共军已经兵临城下,国军机枪手进入战斗状态

1947年,北满。共军俘虏

1947年,北满。冰天雪地下江边的国军阵地

1947年,北满。共军间谍和俘虏

1947年,北满。战斗过后城市街道上废弃的火炮

1947年,北满。修筑战壕和岗楼

1947年,北满。岗楼内国军的伙食和坚持战斗的伤兵

1947年,北满。岗楼内国军的伙食和坚持战斗的伤兵

1947年,北满。岗楼内坚持战斗的伤兵

1947年,北满。一个被共军遗弃的伤兵沦为乞丐

1947年,北满。东北大平原上的满洲铁路正源源不断地向前线运输物资,有国军侦察机在警戒

1947年,北满。国军伙食

1947年,北满。国军哨兵

1947年,北满。被共军袭击的国军军列

1947年,北满。被共军袭击的国军运粮卡车

1947年,北满。国军在学习新式设备

1947年,北满。国军在岗楼上眺望广袤无垠的东北大平原,这是在停战的间隙,也就是杜鲁门总统派马歇尔来的时候。这些参加过滇缅抗日战争的富有战斗经验的国军老兵在当时对中共拼凑的杂七杂八的所谓东北民主联军的力量在这段时间是一比五,比如陈明仁的三万抗战老兵可以击溃林彪的十五万共军。但一年之后,整个东北战场的天枰变了

共军的防空炮兵,注意全部都是日式钢盔

1947年,北平。城墙外的一户人家,他们靠提供酒店用的烤鸭原种为生

1947年,北平。城墙外的一户人家,他们靠提供酒店用的烤鸭原种为生。这是他们家庭的每一个成员,手里都拿着他们养殖的鸭子

祖孙俩各拿着一只鸭子

鸭子又肥又壮,在水池中嬉戏

1947年3月,北平。火车站送别美国人的国军

1947年3月,北平。军调处的美方人员列队撤离,他们正经过古老的皇城根下,墙上写着的口号是“国家至上,民族至上”

1947年3月,北平。北平儿童向这些为了和平来到中国的美国人竖起大拇指,虽然他们不得已走了,这些帮助过中国的美国人受到尊敬

1947年3月,北平。军调处美方人员驻地,中国工人正在帮助搬运文件

1947年3月,天津。等待撤离回国的军调处美方人员和家眷们在登船前,一堆堆得行李准备托运

1947年3月,北平。军调处美方负责人Alvan C. Gillem Jr. 在撤离前一瞬间,他默默无奈地看着窗外协和医院的景色

1947年3月,北平。一家叫“义和兴”的古玩、漆器商号,写着英文的促销广告

1947年,香港。巨富Sir Robert Ho Tung 和他的家人在豪宅前

1947年,香港。位于皇后大道的华资恒生银行储蓄所的中国员工,它后来的发展谁都没预料到

1947年,香港。英皇御准赛马已经恢复,马迷们在翘首以盼

1947年,香港。从二战时期被日军炸毁的一处豪宅看维多利亚湾和新界群山

1947年,香港。新界地区东部乡村风景,这是一片位于英属殖民地香港本岛与中华民国广东省之间的广袤地区,在清朝租借给香港

1947年,香港。在Lin Ma Hang 巡逻的英国士兵。二战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军曾进入新界的九龙城接受日军投降,但现在英国恢复了新界的治权

1947年,香港。一位印刷工人在印刷书名为《中国四大家族》的书籍

1947年,香港。重建工作已经在城市紧锣密鼓地展开,这栋正在修复的大楼前是Sir Thomas Jackson的雕像

1947年,香港。Wan Chai戏院演出话剧

1947年,香港。审判日军战犯的法庭

1947年,陕西临潼。关中平原上的农民正在种植洋葱、豆类、卷心菜和大葱,这是临潼南城外的一片田野

1947年,陕西临潼。关中平原上的农民正在他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就在临潼城墙下

1947年,陕西临潼。木匠正在细心工作,做一口棺材

1947年,陕西临潼。乡村大路上的农民和牛车

1947年,陕西临潼。乡村拾粪者和他的工具,篮子、铲子

1947年,陕西临潼。乡村屠夫和他刚挂上架的新鲜猪肉

1947年,陕西临潼。中国农民把水倒进汽油桶转载在他的木板车上,这些新鲜的春天里的雨水将卖给城市的公共场所

1947年,陕西临潼。乡村染布匠正在将布料放进染池里面搅拌均匀,他背后的对联是香炉烧香香烟缭绕烛台点烛烛焰光明

1947年,陕西临潼。中华民国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二年级小学生正在专心致志地听课

1947年,陕西临潼。街景,背后这座山下埋葬着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的陵墓骊山陵。

1947年,陕西临潼。一对新人

1947年,陕西临潼。民选的县议长

1947年,陕西临潼。从钟楼看街景,今天是农民进城赶集的日子

1947年,陕西临潼。杂货铺的小掌柜,店里出售香烟、火柴、肥皂、电池、招贴画、草编等,还有蒋介石的照片、日本投降的照片,以及代售美孚石油

1947年,陕西临潼。买完菜的农民在茶馆里面喝一壶,跑堂的穿着很时髦

1947年,陕西临潼。农民在城里私人粮店购买小麦

1947年,陕西临潼。老者在小酒馆划拳行令,不亦乐乎?

1947年,陕西临潼。

临潼历史渊源深厚,历经周、秦、汉、唐,一直为京畿之地。因城东有临河,西有潼河,故名临潼。公元前231年(秦始皇嬴政时)设郦邑。公元前197年(汉高祖时),改郦邑为新丰(县城地址在今新丰)。公元686年(武则天垂拱二年)改为庆山县,公元691年(武则天天授二年)置鸿州并鸿门县于零口。公元705年(唐中宗神龙三年)废庆山县复为新丰县。公元744年(天宝三年)设会昌县(今城区所在地)。公元748年(天宝七年)把新丰并入会昌,改名为昭应县。公元1015年(北宋大中祥符八年),以临河(石瓮寺沟水)绕城东而过,潼河(温泉水)绕城西而走,随取名临潼。公元1267年(元世祖至元四年)降栎阳县为镇,归属临潼县。至此临潼渭河南北始为一县,其辖区约相当于今日的规模。明清之时,临潼归西安府治辖。民国时属咸阳行政督察区

1947年,陕西临潼。乡村碾坊

1947年,陕西临潼。县警察局的新警察训练营地选择在远离城区的荒凉的山坳里,山腰的窑洞就是他们的临时住所,不与民争地

1947年,陕西临潼。县警察局局长办公室,一座古老破旧的建筑,他和两个卫兵站在门口合影,门楣上是临潼商家赠送的牌匾,上面写着“商界福星”,他以此为傲,姓孙

1947年,陕西临潼。缝纫铺的裁缝用上了缝纫机,帽子上是中华民国国徽

1947年,陕西临潼。郎中正在中药铺研磨药片

1947年,陕西临潼。北城外的羊倌

1947年,陕西临潼。卖葱的农民挑着担子进城赶集

1947年,陕西临潼。村小学操场上三个比赛唱歌的儿童

1947年,陕西临潼。买到小玩具的小孩

1947年,陕西临潼。理发店剃光头的、修面的,街对面是围观摄影师的人群和羊肉馆

1947年,陕西临潼。小孩表演杂技

1947年,陕西临潼。盐商

1947年,陕西临潼。一个专心听课的二年级小学生,她是一个大眼睛小姑娘,手里拿着毛笔做算术题,实在太可爱了

1947年,陕西临潼。一个老农民笑容可掬地和木匠讨价还价

1947年,陕西临潼。中国工人正在拓碑,这块石碑叫“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碑的内容讲述的是千年以前基督教聂斯托利派在唐朝帝国盛行的情况

1947年,陕西临潼。天主教徒们在教会办的诊所候诊

1947年,陕西临潼。山路上的中国道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