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十五)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中央饭店夜总会的舞女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私营永昌银行繁忙的外币兑换业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经济复苏,这是浅水湾畔独家经营的游泳场,为客人提供苏打水和农场现做的乳制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下野将军蔡廷锴在他的书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纪念碑:斯坦利堡,这是一段悲惨的回忆,无论对中国人还是英国人
=====================================================
背景资料:二战日军香港大屠杀始末
=====================================================
1941年的香港,民间流传起一个不吉利的谶诗:“鲤鱼有日翻洋海,百载繁华一梦消”。港英政府却以其中立地位抚慰自己。香港仍沉溺于赛马、高尔夫球、舞会的酒精烟氛之中。日军几乎与偷袭珍珠港的同时,向香港发起了进攻。一团团火焰在地面爆炸;雪花般的传单自天空飘落,带来了圣诞节的消息:“投降吧孩子,你可以吃上一顿热腾腾的圣诞晚餐啦。”驻港英军司令莫尔特和港督杨慕琦打着白旗,乘小艇渡海来到位于九龙的半岛酒店,向酒井隆中将称臣。酒井隆宣布日军“大放假”。黑色的圣诞晚宴来临了。防守香港西半部的英军,由于被日军切断了与总部的联系,依仗坚固的斯坦利堡阵地,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达数小时之久。酒井隆的进攻接连受挫,就采取与山下奉文同样的恐诈手段,胁迫英军投降。他指挥兽兵在斯坦利堡围墙外的圣斯蒂芬学院,极其残暴地杀死了在那里的170名伤员及手无寸铁的俘虏,并歼杀了七名女护士。目击者、加拿大陆军随军牧师巴莱特在法庭上作证时回忆说:酒井隆命令将俘虏当作人质,两三人一批推到室外,砍去他们的手指,割掉耳朵、鼻子和舌头,挖出眼珠。酒井隆故意放掉几个,让他们去英军阵地述说目睹的惨状,进行恐吓。四名中国女护士与三名英国女护士均遭强奸,其中一名英国女护士被绑在尸体上遭轮奸。最后她们也全部死于刺刀下。英军投降了。他们一走出斯坦利堡,就被酒井隆驱赶到屠杀现场,去享受“热气腾腾的圣诞晚餐”。烧杀淫掠像台风一样地狂烈。所有抗日人员都被当成练刺杀的活靶子。国民党交通部驻港官员全部遇难。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内侄孙伯年因汉奸出卖被俘,兽军逼他投降遭拒绝,割掉他的舌头仍没得逞,于是兽军给他打了一剂毒针,使他全身浮肿而死。深水涉元洲街一位妇女背着小儿子上街买菜,回来时遇到戒严,面对自己的家门不敢过街回家;她的另一个儿子从家门口向她跑来,枪声顿起,母子三人当即倒在血泊之中。这些事件在香港随时随地都在发生。深更半夜,浑身发散着酒气的兽兵三五成群地寻找“花姑娘”,他们晃动着手电筒,沿街敲门怪叫。大街小巷上、民宅里和楼梯上,到处可见到赤身裸体、血肉模糊的女尸。影星梅绮和林妹妹的悲惨遭遇足以传达出当时的恐怖气氛。兽军攻占香港时,曾以《驸马艳史》等影片驰名的梅绮正好与享有“华南影帝”之誉的张瑛喜结连理,兽兵用刺刀挑开了她的衣裤,在她的新婚夫婿眼前强奸了她,受辱的阴影从此断送了他们的爱情与幸福。另一位擅演反派角色的影星林妹妹为了躲避兽兵的奸淫,带着一群年轻姑娘藏于一个地下室中,不料被兽兵发现,她挺身而出与兽兵周旋,掩护姑娘们逃走,自己惨遭厄运。兽军有计划地强占饭店、住宅、商店、企业,想占什么地方,只需把一块上书“军搜集部管理”的木牌往那儿一挂,就换了主儿。至于搜括的古董、图书等财物更是不计其数,码头船坞附近堆了一地的麻袋和木箱,等待着运往日本本土。为了全面地掠夺,兽军没收了14家银行,并宣布日军使用的“军用手票”为合法货币,强令用港币兑换,“藏有港币者杀”。据不完全统计,兽军在占领香港的44个月中,掠夺的物资达10亿日元,相当于现在的数百亿港元;发行的军票达20亿日元。苦难的香港被洗劫一空,富翁变穷,穷人更是被逼上了绝路。香港人口从160多万锐减为1945年的60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香港开始复苏,这是华人办的南洋织造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时期占领香港的日军被悉数关进斯坦利堡,港英政府没有释放他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香港重建工作迅速开展,这是香港保良局为香港籍人难民修建的廉租公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经历了共同的苦难,二战后香港的中国人和英国人非常团结,这是年轻的英国妈妈和孩子们在阳光下的浅水湾海滩沐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香港开始复苏,新的行业和工作机会如雨后春笋,这是一家名叫Ming Sing 的华人开办的经纪中介公司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大陆难民在铜锣湾畔的小山上自建的木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大陆难民挑着生活用品到山上的棚户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葛量洪爵士,GCMG(英语:Sir Alexander William George HerderGrantham,1899年3月15日—1978年10月4日),又译葛亮洪,英国殖民地官员,早年曾于香港辅政司署供职,及后历任百慕大与牙买加两地的辅政司、尼日利亚的布政司,以及斐济总督兼西太平洋高级专员等职,1947年至1957年出任第22任香港总督,是继麦理浩勋爵以后,任职时间最长的港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新界农村妇女的装束,她正准备挑水浇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被法国废黜的前安南保大皇帝在寓所点烟。这个人叫阮福晪(越南文:Nguy?n Phúc Thi?n,1913年10月22日 — 1997年 7月30日 ),原名阮福永瑞(Nguy?nPhúc V?nh Th?y),他的全称是法兰西共和国,法兰西国家保护国印度支那蚝邦大南帝国皇帝,安南帝国皇帝,越堗国元首。是越南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阮朝第13任、也是末代君主,年号保大(B?o ??i)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市民们在香港植物园游览,里面有欧战时华人国殇纪念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远眺海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俯瞰二战后重建的新九龙城,远处是香港本岛。九龙城是大清时期在香港的一块不属于英国管辖的飞地
==============================================
背景资料
==============================================
九龙寨城位于当年九龙半岛东北角,毗邻今日的九龙湾,位置曾具战略性价值。早在十五世纪,它已被当时中国的官员使用,至一六六八年更在那儿建筑了一座塾台。及至约于一八一零年在接邻的沙滩尽头兴建了一座炮台。在一八四一年,英国占领香港岛后,该处在中国海岸防卫方面的重要性更大大提高。一座由坚固石墙、六座瞭望台和四道城门围着,面积达六点五英亩的寨城于一八四三至一八四七年间建成。城内的主要建筑物为大鹏协副将及九龙巡检司的官署各一所,俗称衙门。另有士兵营房、火药仓、军械库等建筑物十多座,以及一些民居。而寨城的驻兵数量亦不断增长,由最初寨城建成时的二百五十人,增至一八九八至九九年的五百多人。一八九八年,英国租借新界,为期九十九年,惟城内仍有清廷官员驻守。不过到了一八九九年,英国派兵占领寨城,并将清廷官兵赶走。自此寨城便缺乏法治和管理,埋下后来渐渐变得残破不堪及半无政府状态的种子。一九四一至四五年日治期间,城墙被拆毁,石块被用作扩建启德机场的材料。当时所得的花岗岩的数量之巨可从城墙的体积计算出,该城墙阔十五、高十三,长约二千二百。而另一道宛如万里长城由寨城北面沿山丘向上延伸本用作监察驻军的副城墙,亦不能幸免。二次大战后,大量多层楼宇如雨后春笋般在寨城内兴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澳门电灯公司老板的豪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华人报贩出售英文报纸给一位英国籍香港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经济复苏,这是南洋制造厂内的大型纺织设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总督府门口穿苏格兰裙的卫兵在换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经历了共同苦难的中国人和英国人非常友好,抛开了以前的种族成见并乃至联姻,这是在丽兹酒店举办的华洋各色人等参与的晚宴和音乐舞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二战后经历了共同苦难的中国人和英国人非常友好,抛开了以前的种族成见并乃至联姻,这是在丽兹酒店举办的华洋各色人等参与的晚宴和音乐舞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民盟大佬沈钧儒这阵子也在香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上海滩闻人、青帮大佬杜月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就像上海一样,印度锡克人因其忠诚而成为高级门卫的首选,这是一处军事禁区,用英文、中文和印度文书写了告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三位政界人物萨空了(左)、沈钧儒(中)和Chang Po-chun(右边这位不清楚是谁)在议论时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上山顶的缆车道,左边一条人行道通往东文书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香港。浅水湾豪宅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漫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漫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扶持日本的漫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这个闭着眼唱歌的愤青唱的应该是义勇军进行曲(按党史办的资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情绪激动的女学生,前面是无奈的警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秩序大乱,警察前来维持治安并拉起人墙,这两位女生主动退出这次游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一个倒地的女学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警察进驻学校维持秩序,墙上是刚才那副日军奸杀中国女人的著名漫画(与美国何干?),后面是围观的另一部分并没参加游行的学生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这是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处建筑物前,少数极端愤青抱成团,因为警察在规劝他们撤离。(BTW,参加这次示威游行的其实是该校一小撮)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这是建筑物另一面的示威游行的学生,以女生为主,更多的是围观的市民,警察们围成人墙站在她们前面以免影响交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警察进驻学校维持秩序,这个地方很重要,看见有持枪的警察和装甲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反美游行,是示威游行快结束的当天稍晚的时间,警察围成人墙以免影响交通,看起来车辆和路人并不关心这个事情,秩序井然。这个建筑物应该在外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苏联驻沪领事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苏联贸易大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苏联贸易大厦大门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苏联设在上海的另一个秘密机构,真关心中国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苏联设在上海的秘密机构,高墙阻隔,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干什么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黄浦江与苏州河交汇处,繁忙的水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苏州河,繁忙的水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围观的市民跑到船上看新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上海。端午节比赛划龙舟,龙舟竞渡是一种具有中国传统民俗文化色彩的娱乐活动,培养勇往直前、坚毅果敢的精神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澳门。二战时期中国东部唯一非战区的城市,这是澳门本岛,一座葡萄牙南欧风景的小城。1948年,澳门。建于400多年前的澳门大堂,门口是天主教徒公墓。澳门大堂即澳门主教座堂;位於中区,本地人又称大堂或大庙。大堂历史悠久。始建於1567年,本为一幢小型木造的建筑,经过多年的风雨剥蚀,残破不堪。1849年,天主教集众捐款,重新改建成今日的外型规模。主要供奉天主之母、圣若瑟、慈悲耶稣等。由于昔日华人称教堂为庙,故曾名大庙,其前地亦即「大庙顶」。现在大门朝北,但最早的大门朝西南,刚好面对龙嵩街北面的尽头

1948年,澳门。永隆银行

1948年,澳门。街景,左边是国际大酒店门口,正中央是刚树立的澳门同胞庆祝中华民国推选出自己的总统的牌楼

1948年,澳门。海滨

1948年,澳门。海堤

1948年,澳门。澳门要塞上的极少使用的加农炮,这个堡垒始建于公元1626年,葡萄牙人曾经在这里战胜西班牙人

1948年,澳门。闽澳同胞庆祝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就职典礼大会

1948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出席世界基督教会议的英国圣公会中国牧师代表Tsu-Chen Chao

1948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出席世界基督教会议的一个中国女士(缺资料)

1948年,沈阳。国军女战士的冬季装束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伏击共军的国军战士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伏击共军的国军战士

1948年,满洲。原来的工厂一片凋零

1948年,满洲。政府军控制区与共产党控制区之间的建筑已经是一片废墟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德一支国军小分队

1948年,满洲。政府军控制区与共产党控制区之间的工厂一片死寂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伏击共军的国军战士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的国军骑兵巡逻队

1948年,沈阳。驻防沈阳近郊的国军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伏击共军的国军战士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巡逻的国军战士

1948年,沈阳。市区内的工厂仍然运行

1948年,满洲。国军通讯

1948年,沈阳。当地人的辘辘车

1948年,沈阳。一处寺庙的废墟上居士正准备重新安放菩萨

1948年,满洲。国军军官在讲话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的国军哨位

1948年,沈阳。坐着马车穿梭在市中心的国军

1948年,沈阳。近郊的国军防线和哨兵,此时,东北各地激战正酣

1948年,满洲。东北平原上的马车队

1948年,满洲。驻守城市的国军步兵出击抵抗共军的袭击,此时的满洲南北两端中心城市大连和哈尔滨被共产党控制,国军孤军驻守长春、沈阳,而广大农村基本被共军占领,以四平街、本溪等城市是双方拉锯战的战场

1948年,满洲。驻守城市的国军步兵出击抵抗共军的袭击,此时的满洲南北两端中心城市大连和哈尔滨被共产党控制,国军孤军驻守长春、沈阳,而广大农村基本被共军占领,以四平街、本溪等城市是双方拉锯战的战场

1948年,满洲。驻守城市的国军步兵出击抵抗共军的袭击,此时的满洲南北两端中心城市大连和哈尔滨被共产党控制,国军孤军驻守长春、沈阳,而广大农村基本被共军占领,以四平街、本溪等城市是双方拉锯战的战场

1948年,满洲。增援国军

1948年,满洲。国军骑兵巡逻队

1948年,沈阳。国军士兵在军区阅览室,后面墙上是海棠叶形状的中华民国地图

1948年,满洲。国军步兵巡逻队

1948年,满洲。冰天雪地里的国军骑兵巡逻队

1948年,沈阳。国军空军空运战略物资

1948年,沈阳。国军步兵操练

1948年,满洲。乘飞机逃离东北的市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