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十六)


1948年,满洲。驻守城市的国军步兵出击抵抗共军的袭击,此时的满洲南北两端中心城市大连和哈尔滨被共产党控制,国军孤军驻守长春、沈阳,而广大农村基本被共军占领,以四平街、本溪等城市是双方拉锯战的战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深秋的华北大地,普通人的生活如常,摆摊的和女顾客,卖洋酒、罐头的,开私营旅馆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城市,清晨喧闹的早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北平。空中鸟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空中鸟瞰中国北方大平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喧闹的市街,悠闲的行人和挎着枪的国军。背景有个”长发祥“商号,看得出是哪个城市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喧闹的市街,和刚才那一张同一地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北平。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随同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视察的第一夫人宋美龄,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三位国军将军(哪几位?)在查看军事地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和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还有?,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北平。三位国军将军在查看军事地图,和刚才那张同一地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北平。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直辖空运队的飞机在运输战略物资,这可能是北平机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和?,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这可能是陪同蒋介石总统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和?,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傅作义、蒋介石、卫立煌,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蒋介石总统和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将军,这可能是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傅作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蒋介石和卫立煌,此人资料参见这组照片前面的背景说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东北被绞杀殆尽,平津地区周围被共军围困。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很多网友也提到如果按雅尔塔密约的要求,或者将满洲交给苏联和共产党又如何?现在不知他在想什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在北平督战期间的留影。东北被绞杀殆尽,平津地区周围被共军围困。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很多网友也提到如果按雅尔塔密约的要求,或者将满洲交给苏联和共产党又如何?现在不知他在想什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在北平督战期间和东北剿匪总司令卫立煌的留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成群结队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在北平机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成群结队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在北平机场,这个小男孩现在还在人世吧,不知身在何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国军傅作义部正在积极备战,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三位国军将军(左:第九兵团司令官 廖耀湘,中:东北剿总司令官卫立煌,右:剿总参谋长 赵家骧)在查看军事地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三位国军将军(左:第九兵团司令官 廖耀湘,中:东北剿总司令官卫立煌,右:剿总参谋长 赵家骧)在查看军事地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国军傅作义部正在积极备战,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国军傅作义部正在积极备战,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 这是从国统区开过来的运输机正在卸下战略物资,机舱门前是焦急地等着乘坐这架运输机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国军傅作义部正在积极备战,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这是从平汉线开过来的火车,上面是军用汽车和战略物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北平机场,这个小男孩现在还在人世吧,不知身在何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这架飞机隶属于中华民国的一个航空公司,驾驶员是前飞虎队队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成群结队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坐在C–46运输机上,他们焦虑地坐着,带着几样简陋的包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成群结队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坐在C–46运输机上,他们焦虑地坐着,带着几样简陋的包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国军积极备战平津,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这是从平汉线开过来的火车,上面是增援部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机场,卡车上的行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华北。国军傅作义部正在积极备战,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这是城郊炮兵战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小孩茫然地坐在机场,他即将随父母逃亡到中国南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天真无邪的小孩在机场撒尿,活着的话他今天还好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交通汽车公司营业用卡车上满载乘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也不知哪儿这么茂密的森林,十年后将砍来炼土乌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华北。一望无际的北方大平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一个风烛残年的北平市民坐在C–46运输机上逃亡南方,他在想什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成群结队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坐在C–46运输机上,他们焦虑地坐着,带着几样简陋的包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沈阳。长春陷落后面对百万共军的沈阳孤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成群结队逃亡南方的北平市民在机场候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傅作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LIFE摄影师随机飞离北平前的一瞬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东北难民大量涌入,从1946年那张满洲尼姑逃亡的照片开始,这样的难民潮逃亡路线就从东北开始,一路南下,直到数百万人逃亡到台澎金马,而更多更多的没能逃离大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多米诺骨牌一样的难民潮,逃亡路线就从东北开始,现在轮到北平,一路南下,直到数百万人逃亡到台澎金马,而更多更多的没能逃离大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起伏的山峦,原野,疾驰的汽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千年古都,现在除了南边和天津的出海口周边全是百万之众的共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沈阳。一片死寂的街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华北。北平北部的山岳,山那边是绥远省,国军控制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难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平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北平。机场地勤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东北大学的教授和大学生逃亡后在森林里复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东北大学的教授和大学生逃亡后在森林里复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东北大学的教授和大学生逃亡后在森林里复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华北。东北大学的教授和大学生逃亡后在森林里复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市民们在看墙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华北。很可能在北平某处,这个围墙里面可能就是前面东北大学的教授和大学生逃亡后在森林里复课,而右边的帐篷和前面贴的帐篷照片可能就是他们的住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国军积极备战平津,准备迎战从满洲战场山海关打过来的东北共军以及东面来自山东的华东共军的夹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故宫博物院门口,一群小孩拿着纸扎的大象,标语上写着”杜威好运“。这个背景资料不知是什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这是LIFE杂志觉得最匪夷所思的关于1948年美国总统竞选的照片,这是一群中国小孩拿着纸扎的大象,标语上写着”杜威好运“,走在万里之遥的紫禁城城墙下感谢这个叫托马斯·杜威的家伙的捐款帮助他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这是LIFE杂志觉得最匪夷所思的关于1948年美国总统竞选的照片之一,这是一群中国小孩拿着纸扎的大象,标语上写着”杜威好运“,走在万里之遥的紫禁城城墙下感谢这个叫托马斯·杜威的家伙的捐款帮助他们。旁边的路人甲对此漠不关心。闲话一句,看着这幅照片真的倍感凄凉,老蒋当年可能确实是莫可奈何出此下策。面对四面楚歌的北方危局,除了可能的美国总统杜威,又有谁能帮他?杜鲁门上台后从撤离军调处开始就实行绥靖政策,当然,两年后他悔之晚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原题是北平一条大街上的俄国人公司,印象中秋林公司是哈尔滨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沈阳。这是沈阳南站,等待撤退的国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北平。个人觉得机场系列组照里面最经典的一张。这是深秋寒风呼啸的中国北方,一位北平市民送别妻女前的一瞬间,可能是在中华民国北平市政府工作的爸爸把婴儿抱上飞机,大女儿下简陋的舷梯来接,今后的他们命运如何。如果您看过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不难理解个中的凄楚,那年过后多少中国家庭就此离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 “重慶”號艦剛回國泊南京江面, 達官貴人不時上艦參觀; 不久該艦就轉赴上海整補準備開赴東北參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0月, “重慶”艦在秦皇島外海準備接運蔣介石赴東北錦州觀戰,並以該艦6吋巨砲轟擊塔山共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蔣介石搭小火輪登上”重慶”號,右後是桂永清, 蔣這次在艦上頗覺不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從東北歸來的蔣介石在塘沽新港離開”重慶”號登岸,搭專列赴北平,對於這次”重慶”號的表現甚不滿意

周福成是老东北军的干部,保定军校第九期步兵科毕业,后长期在东北军万福麟部服务,抗战初期接任第53军军长,我有个姨父在他部下当兵10年。东北剿总时期,他已经升任第8兵团司令。外号“老五板”,坚决不投供,被部下逼迫架空使全军临阵投降,该军后按投诚部队对待,部下可能是在平津战役时被打散分到华野、东野各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阎锡山死守待援,这是太原机场附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阎锡山死守待援,这是太原机场附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阎锡山死守待援,这是太原机场附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阎锡山死守待援,这是山西人组成的国军战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晋军死守待援,这是国军空军空投物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太原构成由各式堡垒与壕沟、暗道相结合的,互为依托的多层次、大纵深的环形防御体系。在北起黄寨、周家山,南达武宿、小店镇,西起石千峰,东到罕山的防线内,仅主要防区就有大碉堡5000多个。城东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城东北卧虎山,城东南双塔寺等要点,筑有以碉堡群为骨干的永久性工事,成为太原的主要屏障。整个太原保卫战双方伤亡惨烈,国军几乎全部阵亡,共军死伤无数。这是碉堡旁边国军休息的一瞬间,这也可能是他们留在人世最后的照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这是太原兵工厂为国军日夜赶制75mm口径枪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这些是太原保卫战期间被国军缴获的共军使用的可怕的大杀伤性苏联援助的捷格加廖夫轻机枪(7.62mm Ручные Пулемёты    Дег тярёва ДП и ДП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这些是太原保卫战期间被国军缴获的共军使用各类武器,它们是苏联援助和日本关东军的武器:步枪、迫击炮以及机枪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这些是太原保卫战期间国军的住所,他们拥挤在一座以前的教堂内,睡在肮脏的床垫上,穿着破旧的制服以及使用过时简陋的武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外围战事激烈,这些是刚从医院出来的伤兵,他们拄着拐杖走回营地准备继续参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48年11月,山西太原。太原、大同已成孤城,驻防太原的十几万山西国军准备与共军决一死战。外围战事激烈,这是国军士兵看守的最前沿阵地的前哨,这里离共军阵地仅有只是0.50英里之近

长空壮士血 万古军人魂


战火下的陪都
战火下的陪都
战火下的陪都
战火下的陪都

精神堡垒

先烈拼杀在疆场--常德会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