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七)

1946年4月,抚顺。一家大型发电厂

1946年4月,抚顺。一家大型油页岩工厂和周围的露天煤矿全景

1946年4月,抚顺。一位举着日本式步枪的士兵在看守露天煤矿挖掘现场

1946年4月,抚顺。这里是全球最大的露天煤矿矿坑

1946年4月,抚顺。郊外田野,远处是铁路和运煤专列

1946年4月,抚顺。油页岩工厂大门的岗哨和碉堡

1946年4月,抚顺。一家工厂的日本经理人Tanimura

1946年4月,抚顺。美国海军上尉Chao Kung Wu

1946年4月,抚顺。进入矿区的一座特大桥

1946年4月,抚顺。还没被苏联人抢劫的一个巨型机器设备,它是由日本三菱重工生产的

1946年春节,张家口。人民踩着高跷庆祝春节

1946年春节,张家口。舞龙队伍

1946年春节,张家口。霸王鞭

1946年春节,张家口。大头罗汉

1946年春节,张家口。纸扎灯笼

1946年春节,张家口。高跷

1946年春节,张家口。旱船

1946年春节,张家口。高跷

1946年春节,张家口。龙灯,虾兵蟹将

1946年春节,张家口。锣鼓

1946年春节,张家口。小孩高跷

1946年春节,张家口。高跷,表演日军投降

1946年春节,张家口。一户普通市民家庭内,小俩口在吃饭,墙上挂的是上海时髦女郎招贴画

1946年,张家口。晋察冀边区妇女联合会门口

1946年,张家口。晋察冀边区商会会议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第六区新华街公所黑板报,市民在阅读新华社新闻,里面的内容是共产党新四军控制的苏皖第五区教育界组织的集会,反对重庆、成都发生的学生反共反苏的示威,认为是国民党策动学生干的,里面提到燕京大学没参与,有民主人士西南联合大学的张奚若、闻一多劝阻这些学生不要反共反苏。其时,国共两党之间的战争即将开始

1946年4月,张家口。木匠同业公会在切磋技艺

1946年4月,张家口。街头磨刀匠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去青年联合会会议

1946年4月,张家口。驴是当地主要的交通工具,牠驮着几大袋盐巴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农民协会副主席Ku Chiang

1946年4月,张家口。从良的妓女坐在剪纸窗前纳鞋底,共产党地区开始禁止卖淫嫖娼

1946年4月,张家口。六块铜牌悬挂在窗外,表示这是一家中药铺

1946年4月,张家口。地摊小贩

1946年4月,张家口。戴皮帽的满族人

1946年4月,张家口。在家门口坐着数钱交易,这是源自蒙古地区的习俗,张家口是通往蒙古人地区的交通要道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政府会议

1946年4月,张家口。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共产党军队入关经过一个市镇(万全县?),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喜峰口?古北口?其他?)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首脑聂荣臻在军区司令部门口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首脑聂荣臻在军区司令部办公室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首脑聂荣臻在军区司令部门口与卫兵互相敬礼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抚顺煤矿,这是苏联方面留下来办遗留问题交涉的上尉J. Babaitzeff和上校K. Kamardin

1946年5月,抚顺。苏联军人和家眷开始撤离这座城市

1946年5月,抚顺。一个苏联技师病怏怏地坐在车厢内,周围是负责遣送他们的中华民国士兵

1946年5月,抚顺。几个苏联人走在站台上,准备打电话回国给亲友,他们即将离开这座城市

1946年5月,抚顺。几个苏联人走上卡车,中华民国政府提供他们返乡所需交通工具并派军警护送到火车站

1946年5月,抚顺。一大群苏联人在火车上,他们都将回国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士兵在看护一门战后留下的日本火炮

1946年5月,抚顺。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了这家煤炭厂

1946年5月,抚顺。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了这家煤炭厂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

1946年5月,抚顺。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许多厂,将有用的搬离回国,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这些工厂被迫停业,远处的工业区烟囱不再冒烟

1946年5月,抚顺。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许多厂,将有用的搬离回国,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这是原来满洲国最大的铝厂

1946年5月,抚顺。原来苏联专家居住的别墅,现在已经人去楼空

1946年5月,抚顺。在火车上的一户俄国人家庭

1946年5月,抚顺。十字路口的碉堡,苏联人撤离后,南满洲地区城市由国军接管,但广大农村被共军控制,双方剑拔弩张

1946年5月,抚顺。富人区别墅前的街垒,苏联人撤离后,南满洲地区城市由国军接管,但广大农村被共军控制,双方剑拔弩张

1946年5月,抚顺。学校里煤渣上垒砌的制高点的碉堡,苏联人撤离后,南满洲地区城市由国军接管,但广大农村被共军控制,双方剑拔弩张

1946年5月,抚顺。Cy Cheng(谁?)将军

1946年5月,抚顺。市政府官员们在商量接收计划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这个衡阳女孩因饥荒差一点饿死,她在送往医院六天后获救,这是和修女一起合影,他脸上露出笑容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小赤脚男孩领的一连串的四个盲人,手搭在肩膀上沿街乞讨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当地教会在为饥民施粥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战争孤儿在领取政府发放的食品和救济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寺庙为饥民儿童提供斋饭的场景

1946年5月,中国。联合国紧急救济食品和物资发往灾区

1946年5月,中国。联合国紧急救济的奶粉正用人力三轮车运送发往灾区,救灾人员徒步护送

1946年5月,中国。二战时间被毁灭的大桥,还没能重建

1946年5月,中国。二战时间被毁灭的铁路,还没能重建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湖南分署衡阳第四粥厂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衡阳乡村的水稻田,这些地方本来是鱼米之乡,但发生了严重的旱灾,连续九个月滴雨不下,稻田一片荒芜

1946年5月,救援物资和食品通过水运正源源不断地发往饥荒灾区

1946年5月,中国。军用卡车被征调用于运输救援物资和食品

1946年5月,湖南衡阳。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已经运抵衡阳粮库的救济面粉和大米

1946年5月,张家口。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大门口。共军少将肖华离开他的办公室,与卫兵行礼。这时共军部队正策划在大同、集宁一线对国军发动攻击,以夺取这两个城市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集结在城市附近的乡村,随时准备对国军发动攻击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集结在大同、集宁等城市附近的乡村,随时准备对国军发动攻击

1946年5月,华北。共军肖华少将,他是准备进攻大同、集宁的指挥官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在卡车上,看着美国战地记者,他们正随时准备对国军发动攻击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在准备向国军发动攻击的路上,这些共产主义战士后来停下来帮助我们的摄影师,因为摄影专用卡车陷在泥浆中,他们还帮助我们解脱出来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马车上败退的共军伤兵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一群群的共军被国军俘虏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一群群的共军被国军俘虏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一群群的共军被国军俘虏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办公楼门口,美方代表Raymond R. Tourtillot。这座楼二战前是协和医院,它是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于20世纪20年代建造的大型综合医院,设备先进,是中华民国最著名的医院。其建筑宏大典雅,属中西结合的风格。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该医院被华北日军司令部改为日军总指挥部办公大楼。日本投降后未及改为医院,由军事调处执行部借用作为总部办公楼

1946年5月,北平机场。国共双方前来迎接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Raymond R. Tourtillot,这是他与共产党代表(左,谁?)握手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Henry Byroade将军,他是美军最年轻的将军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Frank J. Culley上校, 他怀中的小狗叫“鸽子”,意思是和平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Robert Drake 中校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Colonel 上校在机场与前来迎接的中华民国代表国共双方合影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三方人员在机场交谈,居中的是Yao Bui Shih(可能是共军代表饶漱石?)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国军代表团交通处长张六师与美军代表Robert Drake 中校合影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Raymond R. Tourtillot上校

1946年,中国。军调部本溪执行小组中共代表许光达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国军代表团交通处长张六师和他的办公室

1946年,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国军代表团交通处长张六师乘坐吉普车前往办公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