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三)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定居的两家犹太人。左边是一家的两个小孩;右边是一家获得地方政府颁发行医执照的犹太医生开办的诊所,有两辆自行车靠在他的诊所门口方便出诊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两个犹太妇女在一家犹太妇女摊位前选购商品,他们都选择定居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一位现役军人在政府指定的露天市场购物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已经缴械的日军被限制在指定地点,他们正在搭建木制框架的军营,里面是稻草铺,不久他们都将被遣返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已经缴械的日军在临时军营内玩棒球,不久他们都将被遣返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日本人被集中到一所学校内,他们拥挤在一起,即将被遣返回国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在一个露天市场内,许多日本人正在抛售廉价商品,因为他们即将被遣返回国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一个日本人低着头出售小商品,里面还有一间和服商店,不是每一个日本人都被遣返,一些自清朝就定居上海的日本侨民获得了民国居留权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一对犹太夫妇在Seward路寓所门口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Seward路犹太区,犹太妇女试着用中国蒲扇生火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Seward路犹太区,一个犹太男子试着用中国蒲扇生火,他得用这个小铁桶做的简易炉子做饭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虹口犹太区,一个高大壮硕的犹太厨娘正在生煤炭火,一大群犹太男子在围观,等着她做饭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犹太区,一个中国妇女正在走过人行道,街面上全是犹太人的商铺鳞次栉比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日本人在抛售商品,从和服到肥皂到人偶玩具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一个定居的犹太男子站在他的店铺门口,这是一家当时沪上有名的高档照相机专卖店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虹口犹太区,一个犹太妇女正在晾晒被褥,他们很多人已经将上海当做自己的家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日军百无聊赖地躺在临时军营的稻草铺上等着被遣返,中国政府严禁他们擅自外出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虹口犹太区。一个男子正在小巷口查看西文指路牌,他旁边是一个中国小姑娘和坐在婴儿车内的一个可爱的犹太儿童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日本侨民被集中到一所学校,他们的地铺打在教室内,男女混杂居住,不久都将被遣返回国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虹口犹太区。一个中国男子正在走过一处犹太人聚居区的弄堂口,门柱上满是西文广告和指路牌

1945年10月,中国重庆,蒋夫人宋美龄女士和中印缅战区总司令(山寨国某大学正教授认为是“常凯申:)”视察美空军驻华第十四航空队总部驻地(时驻重庆),陈纳德将军手下的飞虎队勇士们列队向这位统帅致敬

1945年10月,中国重庆,美空军驻华第十四航空队总部驻地(时驻重庆),蒋夫人宋美龄女士代表中印缅战区统帅蒋介石先生向飞虎队发表演说,她操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得到雷鸣般的掌声

1945年10月,中国重庆,美空军驻华第十四航空队总部驻地(时驻重庆),中印缅战区统帅与Charles B. Stone将军握手

1945年10月,中国重庆,美空军驻华第十四航空队总部驻地(时驻重庆),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赠送一枚非常珍贵的中国古代钱币给飞虎队纪念,士兵Donald Painter代表飞虎队接受了这份礼物

1945年10月,中国重庆,一大袋钱被装上黄包车,这时日本已经投降,中国是战胜国

1945年8月,重庆。街头小贩出售美国产的香烟、肥皂、口香糖、鞋等物品,这期间日本刚刚投降,百废待兴,通货膨胀也比较严重
1945年8月,重庆。通货膨胀比较严重,这位美国大兵用小额中国货币点烟

1945年8月,重庆。一家钟表店内,这个美国大兵准备买个闹钟

1945年8月,重庆。美军基地内,一大群苦力排队等着发饷

1945年8月,重庆。美军基地内,刚刚领到薪水的三位农村妇女

1945年8月,重庆。商店内的两个男职员

1945年11月,重庆。香港人开的时装店,在二战中数百万中国各地难民涌入这座城市,它是中国的战时首都

1945年11月,重庆。中华民国一个政府部门的办公大楼,它的墙面用泥土裱糊,窗子上用的四川产的篱笆

1945年11月,重庆。这个小女孩走在古老的官道上,它是过去中国某个朝代的皇帝指令修筑的

1945年11月,重庆。这家用英文做店名的商店不是重庆人开的,它的店主是广东人,二战时期迁徙到重庆的

1945年11月,重庆。战争已经结束,二战期间逃难到重庆的外省人开始陆续返回故乡,他们携带行李乘坐上黄包车,然后去最汽车站和轮船码头

1945年11月,重庆。市民从这道城门进入市区

1945年11月,重庆。这是码头边一处陡峭的道路,人们上岸后讲沿着这段石梯走进个城市中心
1945年11月,重庆。拥挤的公共汽车
1945年11月,重庆。士兵在交通要道上站岗,他身后这座城门修筑于中国的明朝时期,已经有数百年历史,叫“忠孝门”

1945年11月,重庆。一家小商店,出售手工制作的一些工具

1945年11月,重庆。一户人家,他们有两个孩子并且请了两个女仆,背后他们的家是当时常见的草房

1945年11月,重庆。一个准备返乡的外省女人正焦急地等待她的丈夫,她所有的东西都找苦力运上了船

1945年11月,重庆。一名中华民国政府工作人员Tan Chuen-yu和他的太太正在打点行囊准备随政府还都南京
1945年11月,扬子江边的重庆外城一角。这座城市的建筑当时大多采用泥石结构,或者是竹篱茅舍,很少用砖
1945年11月,重庆。一大群难民和他们的家人等在难民营里准备返乡,二战中很多人逃难来到重庆,他们一直一无所有,靠中华民国政府集中安置苟且偷生
1945年11月,扬子江边的重庆外城一角。阳光照射在堡坎上,拥挤的房屋和悠闲的行人
1945年11月,重庆,阴雨天。围墙内是一家当时较好的公共酒店
1945年11月(原文是11月,估计是8月),扬子江边的重庆岸边。两个锯匠,其中一个包着当时四川人常见的头帕
1945年11月,重庆,扬子江边“下半城”全景图。重庆地处长江上游,河中的岛屿叫“珊瑚坝”,是二战时期的机场,洪水来临的时候它经常被淹没,也包括建筑“下半城”的许多房屋
1945年11月,重庆。这是一种中国最古老的交通工具,他被认为是轿子的前身(当地人称呼为“滑竿”)
1945年11月,重庆。苦力正在帮盟军搬运物资,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当时重庆的街景,背后的店铺依次是新民报社、新华水电行、一品毛笔文具店及大陆牌电灯的广告
1945年11月,重庆。这位男子采用独特的交通方式—骑驴从下半城到上半城

1945年11月,重庆。看电影是当时青年人的时尚,有许多人守在唯一大戏院门口等待进场,也有坐黄包车赶来的,今日放映的是时髦戏《自君别后》

1945年11月,重庆。扬子江水道是中国最繁忙的内河航道,这条“民本”趸船上显示它的航线从起点重庆一直延伸到数百英里外的中下游汉口和上海两个中国大城市
1945年11月,重庆市区繁华的街景。这些房屋大多是用当时青石修筑的,外墙糊上泥土,这种建筑非常坚固,即使是二战时日本多次大轰炸也没能毁坏它们。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建国银行(私营?)主楼和一家叫银耳大王的干鲜店
1945年11月,这是重庆起飞的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上,这家最大的航空公司是当时中华民国国营公司

1945年11月,重庆。这条小巷子就是共产党驻重庆办事处的总部所在地,因为它过于偏僻,有很多记者兜了几大圈子也找不到它

1945年11月,重庆。广东人开的私营中美军装厂

1945年11月,重庆市区的一条小街。这里可能是油漆一条街,有国光漆店、协和漆店等,后面还有一个较大的丹凤银楼,当然这些都是私营的

1945年11月,重庆。工作人员抬着军队的设备和物资,它们将从重庆发往上海

1945年11月,重庆。因为乘客过多导致内河运力紧张,许多亟不可待返乡的外省人冒险乘坐这种舢板一样的木船回家,不过这些船都安装了蒸汽机

1945年11月,重庆。中央大学校园一隅,这所大学是民国时期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高校之一

1945年11月,重庆。美军包租了这家名叫“嘉陵宾馆”的酒店住宿及办公

1945年11月,重庆。满载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工作人员的中国航空公司专机正在扬子江河中的岛屿珊瑚坝机场起飞,他们将飞往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南京和上海
 1945年11月,重庆。这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建筑物曾经是一所教会学校,二战时期它是中国的行政枢纽—中华民国行政院所在地
1945年11月,重庆。这是一家随处可见的四川餐馆,他们将腌制好的猪肉挂在房梁上以便耐久储藏,他们的小厨房就摆在路边上,前面那个穿中国传统服装的是厨师
1945年11月,重庆(原文是重庆,疑似广州)。一辆汽车抛锚在一个古老的中国建筑边,这是一个牌坊,上面的中文写着“广府十四属节孝牌坊”
1945年11月,重庆。这些物资将航行到南京,中华民国即将还都南京
1945年11月,重庆。在LIFE摄影记者Jack Wilkes的住处俯瞰嘉陵江沿岸,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它里程碑式地记录了中国人反法西斯战争的辉煌胜利,赢得了全世界的尊敬
1945年9月3日,重庆。日本人正式向中国人投降,领到中国抗战八年最终取得胜利的中印缅战区总司令蒋介石先生身着戎装步出官邸,重庆人民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向他致意
1945年9月,重庆。蒋介石身着戎装在中央电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1945年9月3日,重庆。日本人正式向中国人投降,驻华美军参加胜利日大游行,重庆人民列队、舞龙向这些帮助中国人的真正盟友致敬,这天,每一家商店自发悬挂中华民国国旗青天白日旗

1945年9月3日,重庆。胜利日狂欢的海洋

1945年9月3日,重庆。中国人民高举同盟国领袖的头像庆祝胜利日

1945年9月3日,重庆。胜利日欢庆晚宴上,蒋介石向毛泽东敬酒,毛则高呼蒋介石万岁
1945年9月3日,重庆。中国人民向LIFE摄影记者Jack Wilkes翘起大拇指问好,当时中美两国亲如一家

1945年9月3日,重庆。参加胜利日游行的中华民国政府军人,抗战中他们牺牲数百万人才赢得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1945年9月3日,重庆。胜利日的蒋介石发出会心的微笑,这位中国的精神领袖率领军民抗击日本法西斯最终获胜,一洗中国近代百年之耻,中华民国成为联合国创始会员国及与美国、苏联、英国、法国平起平坐的常任主席国

1945年9月3日,重庆。中印缅战区总司令蒋介石与参加胜利日茶话会的驻华大使、盟国友人,(左三) Sir Horace Seymour先生和夫人、(右三) Apollon A. Petrov先生和夫人以及(右二) General Patrick J. Hurley先生

1945年10月,重庆。美军随军记者Palmer Hoyt III (左)和刚从美国赶来的他的女友Barbara Stephens在古老的中国官道上散步,旁边的中国小孩好奇地盯着他俩也浑然不知

1945年10月,重庆。一位中国戏剧女演员教Palmer Hoyt III 和他的女友Barbara Stephens如何用鞭子表演骑马,当时中美两国人民亲如一家

1945年10月,重庆。美军随军记者Palmer Hoyt III 和他性感的女友Barbara Stephens在郊外的玉米地里,这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1945年10月,重庆。美军记者Palmer Hoyt III 抱着他的女友Barbara Stephens上岸,围观的中国人发出善意的微笑

1945年11月,重庆。蒋介石、宋美龄在南山官邸会客厅接见LIFE记者

1945年11月,重庆。蒋介石、宋美龄在南山官邸会客厅接见LIFE记者,蒋身后是美国总统罗斯福赠送给他的亲笔签名照

1945年11月,重庆。军统首领戴笠将军,二战中他的名字令日本人和汉奸胆寒

1945年10月,重庆。访华的天主教?教区枢密主教Francis J. Spellman先生和当地教会的修女们参观教会开办的医院,最右边那位不知是不是当时的重庆教区主教?当时重庆有60余座天主教堂
1945年11月,美国华盛顿。新任驻华大使George C. Marshall 将军(右) 与前来送别的中华民国驻美国大使魏道明先生握手道别,他即将启程前往中国

1945年11月,上海市。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在街头树立的纪念抗战胜利的牌坊,头上的肖像是蒋介石总司令

1945年11月,上海外滩。这是远东最繁华的城市,在外滩一带沿途是一家挨着一家的银行、酒店、商厦,它是中国的纽约

1945年11月,上海外滩。这是远东最繁华的城市,在外滩一带沿途是一家挨着一家的银行、酒店、商厦,它是中国的纽约,穿过城市中心的是黄浦江

1945年11月,上海。城市鸟瞰,黄浦江中是一艘美国舰艇,这座庞大的城市沿着黄浦江左岸铺开直到长江

1945年11月,上海。鸟瞰美军空军基地

1945年11月,上海。苏州河畔的苏联领事馆,这个红色帝国当时是中共的支持者,正准备将中国东北原满洲国划入它的势力范围
1945年11月,上海。扬子江中的美军战列舰,罗斯福时期美国确有意捍卫中华民国

1945年11月,上海。南京路上当时还有有轨电车,远处是庆祝抗战胜利的拱门

1945年11月,上海。二战后中国百废待兴,这是一处建筑工地,背景是酒店和其他一些大厦
1945年11月,上海。二战后蒋介石地位如日中天,这是南京路和Yu Ya Ching路交界处的大新公司树立的巨幅蒋介石画像及“蒋主席万岁”的标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