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二十一)

1947年,沈阳。忙碌的机场,这是汉口的航班。
1947年,沈阳。忙碌的机场,这是汉口的航班。
1947年,沈阳。按中华民国政府与苏联政府的条约,除了以大连为中心的关东州交由苏联人占领外,其余城市均由中华民国政府军接收,这是刚刚抵达沈阳的中华民国政府军。
1947年,沈阳。国军骑兵队在郊区巡逻,这里是政府与共产党控制区的犬牙交错地带。
1947年,沈阳。忙碌的私营服装厂,墙上写着 禁止吸烟。
1947年,沈阳。战争阴云笼罩,市民们在机场准备逃到南方城市,前面的彩色照片也是这个情形,从1946年登上LIFE摄影师汽车的北满的尼姑图像开始,这类图像比比皆是,直到数百万之众逃亡到台澎金马。
1947年,沈阳。国军在仔细检查过往行人车辆,这一带是政府与共产党控制区的犬牙交错地带。
1947年,沈阳。这是一处纪念碑(纪念苏军的吗?)
1947年,沈阳。按中华民国政府与苏联政府的条约,除了以大连为中心的关东州交由苏联人占领外,其余城市均由中华民国政府军接收,这是他们的冬季服装,很多士兵是刚从炎热的滇缅战场抗战老兵,来到寒冷的东北对他们来说极不适应。
1947年,沈阳。招魂碑(谁建的?)
1947年,中国。里面有甘肃省主席敬献,欧亚英雄的汉字,还有满文、蒙古文,不知是谁,地点不详。
1947年,陕西。渭河平原。
1947年,陕西西安。大雁塔。
1947年,陕西兴平县。茂陵。
1947年,中国。里面有甘肃省主席敬献,欧亚英雄的汉字,还有满文、蒙古文,上面有个喇嘛教或蒙古王爷的样子的画像,不知是谁,地点不详。
1947年,中国。几个中国人在路边歇脚。
1947年,蒙古。看经书的喇嘛。
1947年,蒙古。牦牛,蒙古包,山峦,草原。
1947年,蒙古乌兰巴托。红场内的阅兵式,雅尔塔会议后,苏联军队进驻蒙古,蒙古全盘苏联化,从蒙古文字到军装到广场雕塑,中国失去了这片领土的治权。
1947年,上海。这天是星期天,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婚礼在上海虹桥路美华村陈纳德的寓所中举行。这是一幢宽大而精致的房子,是陈纳德将军在中国的一位朋友借给他的。因为当时陈纳德为了开辟中国的新航运线路,已经投入了自己的所有积蓄。
1947年,上海。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婚礼。
1947年,上海。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婚礼。
1947年,上海。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婚礼。

1947年12月21日星期天,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婚礼,在上海虹桥路美华村陈纳德的寓所中举行。这是一幢宽大而精致的房子,是陈纳德将军在中国的一位朋友借给他的。因为当时陈纳德为了开辟中国的新航运线路,已经投入了自己的所有积蓄。
陈香梅1925年6月23日生于北京。1944年,刚刚从香港岭南大学毕业的陈香梅加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成为中央社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记者。抗战结束后,陈香梅调往上海中央通讯社工作。凭着熟练的英语和深厚的文学功底,她赶赴抗战一线,采访援华空军”飞虎队”总指挥陈纳德将军。一段旷世奇缘从此拉开。

陈纳德将军是美国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曾在美国召集100多名年轻飞行员和机械人员、文职人员300余人组成有名的“飞虎队”(原名美国空军志愿队),来中国协助训练中国空军。中日正式宣战后,空军志愿队改为十四航空队,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帮助中国人民打击日本侵略者,建立了举世皆知的功勋。

初次见面,陈香梅就被这位少将的风采深深吸引。可当时,陈纳德将军还没有和他分居多年,感情一直都不好的妻子离婚。陈将军后来回忆:“如果当时我是单身,我一定会向她发起猛烈的’进攻’”。

两人的相爱开始在两年后的上海,但这段感情开始并不顺利。陈纳德比陈香梅大三十几岁,甚至比她的父亲陈应荣(国民政府外交官)还大了1岁;他是美国人,陈香梅是中国人;还有他们宗教的信仰,陈纳德是基督教,陈香梅是天主教———很多情况都是不同,所以陈香梅外祖父外祖母当初是不赞成的。因为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廖仲恺胞兄,曾任国民政府驻日本、古巴等国大使)很喜欢打桥牌,陈纳德将军是个桥牌高手,于是他每个周末都想办法到陈香梅外祖父家里跟他打桥牌,聊天。渐渐地,这个中国家庭接纳了这位美国女婿。

1948年1月31日,上海。28家舞厅的舞女,乐师3000多人,在南京西路、江宁路口的新仙林舞厅召开了第三次上海舞厅业全体大会,大会首先推举上海舞厅业同业公会理事长孙洪元和舞厅职工会理事长唐宗杰、职工会常务理事胡运源、维也纳舞厅红舞星金美虹等人组成主席团,推举维也纳、米高美舞厅主郑炜显为顾问。会场内人头涌动,群情激愤,贴满了愤怒的标语,加之孙洪元等人用极具蛊惑性的言论予以煽动,气氛很快达到了最高点。
1948年1月31日,上海。一场骚乱如一个要爆炸的火药桶般即将发生,而点燃导火索的火星则在11时落下!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来:上海社会局局长吴开先抽签决定了第一批实施禁舞的舞厅,结果包括了仙乐、百乐门、米高美、丽都等14家一流舞厅,全场顿时炸开了锅,许多人怒不可遏。一陈姓舞女当场对天嚎啕:“天那!我们一家上下8口都指望我吃饭,禁舞后他们怎么办?难道政府一定要逼得我们去做野鸡吗?!”此时全场秩序已经完全失控,人们纷纷怒吼着要向当局去讨个公道,孙洪元见状不失时机地火上浇油,他和唐宗杰等人当即弄来了10多辆大卡车。在他们的挑动下,一场游行终于发作!
1948年1月31日,上海。下午3时许,游行队伍来到林森中路(今淮海中路)社会局门口。数千张口一齐对空怒吼:“我们要吃饭!”“吴开先滚出来!”“政府禁舞,我们饿死!”,呼喊声此起彼伏。在街上巡逻的警察见状,如临大敌,赶紧把路上的几辆警车开来堵在社会局门前,又挥舞警棍以制止人群再上前。
1948年1月31日,上海。此时吴正在局内和市参议会参议长潘公展等人开劳资评议会,闻声向窗外望去,顿时脸上失色,连忙吩咐警卫:“出去传我的话,叫她们先回去,我们随后开会研究解决。” 然而这几句敷衍的话哪里能骗的了情绪早已如火山爆发般的舞女们?咆哮之声反而越来越高,吴开先不得不把金美虹等6名舞女代表请进了社会局办公室谈判,然而却一直没了动静。
1948年1月31日,上海。数千人在刺骨的寒风中等啊等,却始终得不到答复,早已愤怒到了极点,人群开始推搡着向社会局大门逼进,警察们见状警棍再度挥舞起来。可后面不住的推动,队伍哪停的下来,不一会,只听一声惨叫,一个舞女手捂额角,鲜血从上面流淌下来。顿时人们再也遏止不住了,只听一声声的“打人了!打人了!”的吼声中,某舞厅大班朱鼎首先挥拳向警察击去,其后舞女,乐师纷纷用旗帜,竹竿跟进,向警察们的头上扫去,冲突顿时爆发。
1948年1月31日,上海。有看官可能要问了,何谓大班?大班是居于厅主和舞女之间的一个中间阶层。原先或是些被上海人讥为“小抖乱”的准流氓,或是混迹于青红帮的流氓等。他们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抱台脚”的,说白些就是维护舞厅秩序的打手,常在舞厅发生纠纷斗殴时出来调解,维持秩序。还有一种是“坐台子”的,其实就是舞厅的皮条客,以为舞客舞女(实为嫖客卖淫女)牵线介绍为生,这回禁舞,等于把他们的饭碗也给砸了,所以他们参加起来特别凶狠卖力,武力冲突就在他们的带头作用下发生了。
1948年1月31日,上海。这既然打起来了,人的怒火一旦在拳脚作用下倾泻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收了。更何况是平日里受尽歧视和欺凌的舞女们,多年积累下来的各种怨恨一起发作,更是如熔岩喷射般可怕。一时间,社会局办公室内大乱,玻璃窗被全部打碎,办公桌椅纷纷被砸个稀烂,办公文件也被狂怒的舞女们撕碎,2楼的走廊中充斥着女人们尖刻的叫骂声。
1948年1月31日,上海。情况越来越糟,上海市警察局长俞叔平一声令下,大批飞行堡垒迅速到达,数百名警察手持警棍,盾牌而进,高音喇叭喊起:“马上散去!不准闹事!违令者严惩不贷。”被仇恨扭曲了思想的人群们却一动不动。
舞女们没抓到吴,怒气更甚,便一路冲砸过去,社会局所有办公用品,电灯,电话,全成了一堆堆碎片。 消息很快惊动了嵩山分局,分局长率领30多名警察赶到,但很快就象几朵浪花一样被卷进了怒潮中,警员警服被扯坏,枪支被夺。
矛头终归是要射向最终对象的,会议室大门被撞开了,潘公展的警卫大怒之下出去质问:“谁在这里撒野”话音未落,头上就挨了狠狠一竿子,顿时痛地哇哇直叫,站到一边不敢出声。人们冲进了会议室,却发现吴开先不见踪影,“吴开先呢?!”在愤怒的质问下,潘公展全身颤抖,指指侧门,原来吴早已从这里逃走。
1948年1月31日,上海。参加舞女潮游行示威的舞女们
1948年1月31日,上海。警方见威胁无效,便发动攻击,舞女们毫不畏惧,以柴棍,旗帜等作为武器,几人围攻一人,平日弱不禁风的女子,到了被逼急的时候,全成了凶悍的母老虎,她们边打边骂,不少警察被打翻在地,哀呼小姐饶命。 混战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舞女们毕竟是女流之辈,装备也实在太差,被塞进警车的越来越多,却无一人后退或投降。下午5时,上海市警备大队与骑兵巡逻队赶到,用刺刀把人群逼至一处,当场逮捕797人。 悲壮的舞警对抗终于结束,事后统计,共有30多名舞女和40多名警察受伤。
1948年1月31日,上海。孙洪元没能逃脱,被从社会局厨房内揪出,在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的凶狠的逼视下,他吓得魂飞天外,很快就招供了全过程和大会主席团名单。立刻唐宗杰,金美虹,孙美芳等主席,代表被关押。当日上海所有警局监狱内人满为患。
1·31舞潮事件,很快便惊动了全国,《中央日报》,《正言报》,《铁报》,《东方日报》等各大报纸纷纷第一时间在头版头条对此进行了报道,发表了社论,连远在南京的蒋介石也被惊动了,立刻招来了社会部长谷正纲,国防部副部长郑介民,商谈对策。
后续:
3月份,社会各界舆论开始声援被捕的舞女乐师们,对上海当局的作法提出质疑,认为是践踏人权,欺压弱小的行为,后来,连国民政府行政院内都有人开始同情舞女们。迫于各方面压力,南京不得不与3月31日宣布取消禁舞令,各大舞厅复又开始营业,上海滩紧张的氛围这才得到缓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