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二十三)

1948年11月,徐州。大队国军开赴前线
1948年11月,徐州。大队国军开赴前线,他们肩扛步枪、辎重、炊具等等。
1948年11月,上海。大队国军集结在上海火车站,准备开赴徐州、蚌埠前线与百万共军决战。
1948年11月,上海。国军运输肉食。
1948年11月,徐州。国军炊事员。
这是徐蚌会战期间一张很知名的照片,照片中央是一个怀抱孩子的漂亮的少妇,她是国军女兵,可能20岁左右,如果活着的话她今年有80多岁了。
1948年11月,上海。大队国军集结在上海火车站,准备开赴徐州、蚌埠前线与百万共军决战。 月台上走过一个戴瓜皮帽的路人,左边是一群刚下火车的市民。
1948年11月,上海。大队国军集结在上海火车站,准备开赴徐州、蚌埠前线与百万共军决战。一个12岁的国军小战士踮着脚尖从他战友的水壶喝水。
1948年11月,上海。大队国军集结在上海火车站,准备开赴徐州、蚌埠前线与百万共军决战。一个高瘦的国军士兵回头看着LIFE摄影师。
1948年11月,上海。国军开赴徐州、蚌埠前线与百万共军决战前夕,一个国军士兵在理发,他穿着讲究的皮鞋。
1948年11月,徐州。国军进入徐州。
1948年11月,徐州。国军前线炮兵阵地的清晨,两位机枪手,他们穿着单薄的棉衣,点燃秸秆烤火以抵御寒冷。
1948年11月,徐州。徐州乡村景色,小河穿过树林的剪影。
1948年,上海。定居上海的欧洲人的一次聚会。
1948年,上海。定居上海的欧洲人。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逃离上海。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逃离上海。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逃离上海,包括许多外国侨民,这位是白俄妇女。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逃离上海。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火车逃离上海,因人满为患,他们不得不坐在滚烫的火车头上。
1948年11月,上海。一户上海人全家在火车站等待逃离上海。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驳船逃离上海。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火车逃离上海。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火车逃离上海,一位抱孩子的少妇焦急地在火车下不知所措,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 一位上海妈妈抱着她的孩子开心地笑了。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进入市中区。
1948年12月,蚌埠。难民和士兵拥挤在行进中的火车交接处。
1948年12月,蚌埠。南下的难民在一个集镇用餐。
1948年,中国上海。海关人员在码头检测准备外销美国的上海工业制成品。
1948年,中国上海。外商独资企业。
1948年,中国上海。华资工厂,开办于杨树浦的水厂。始建于公元1881年8月,建成于1883年8月1日正式向外供水的杨树浦水厂隶属于上海市自来水市北有限公司。它位于上海市区东部,杨浦大桥浦西段西侧,占地面积12.9万平方米,是全国供水行业建厂最早,生产能力最大的地面水厂之一。 建筑的外形为英国传统城堡形式,承重墙用清水砖墙,嵌以红砖腰线,周围墙身压顶雉堞缺口,雉堞的压顶及窗框、腰线等均用水泥粉出凸线,墙面转折交界处为水泥隅石形状,如同一座中古时代的英国城堡,尤其是那些装饰性元素,使这座建筑成了沪上工业厂房中的异数。
1948年,中国上海。黄浦江上的帆船,背景是英国商船。
1948年,中国青岛。黄海边的渔船,背景是德国风情的青岛老城。
1948年12月,青岛。一家名叫“乐天饭店”的中国小餐馆,很多美国军人喜欢在此就餐,英文食谱上写着牛排、鸡肉、熏肉、火腿,也提供人力车出租服务。
1948年12月,青岛。冬日的黄海之滨,海面上波光粼粼,岸边的青岛城恍然如亚洲的德国风光。
1948年12月,上海。英国壳牌中国总部大楼门柱标志。
1948年12月,青岛。驻青岛美国海军上将Oscar C. Badger将军。
1948年12月,青岛。驻青岛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在寒风凛冽中训练。
1948年12月,南京。基督徒蒋介石(左)在胜利教堂内和牧师握手,这天可能是圣诞节。
1948年12月,南京。两位基督徒蒋介石(中左)和王宠惠(中右)在胜利教堂内聆听牧师宣教。
1949年2月,南京。小巷里两位懵懂的儿童
1949年2月,南京。春节洋溢的节日气氛,街头的小贩和市民们。
1949年2月,南京。一位来自郊区农村的老大爷正在贩卖他自家养殖的土鸡。
1949年2月,上海。数千名定居上海长达数十年的白俄乘坐这艘海轮逃离上海,他们的目的地是菲律宾群岛,再转往全球各地。
1949年2月,上海。数以千计定居上海的长达数十年的白俄准备乘坐海轮逃离上海,这是白俄老太太和她的三围孙子,她们当年还是小姑娘时被红色俄罗斯驱赶到上海,而这次她将带着孙子们奔向菲律宾群岛,再转往全球各地。
1949年2月,上海。上海的白俄社团领袖Deacon Pavel Metlenko 先生正在整理文件,他是白俄数万人士逃离上海的组织者。
1949年3月,广州。这里已经被确定为中华民国首都,这是这座城市中心的珠江两岸繁华的市容。
1949年3月,广州。珠江桥之夜。
1949年3月,广州。规整的杂货铺。
1949年3月,广州。母子在小巷里吃当地小吃。
1949年3月,广州。民间繁荣的市场,中间是一处铜器商行,周边有染料铺等。
1949年3月,广州。夜宵店“脍炙人口公合记鸡粥之冠”,有网友考证这家老板姓邝,后去了新加坡。
1949年3月,广州。民国时期著名的六国饭店内景,鲜花溢香。

1949年3月,台北。国军名将孙立人将军。

1949年3月,广州。熟食铺的女老板,她穿着讲究在看杂志,店面门口铺着木地板。

1949年3月,上海。

1949年3月,香港。万金油大王的豪宅虎豹别墅。“万金油大王”胡文虎

1949年3月,广州。沙面河畔倩影,石桥、榕树、洋楼、行人、轿车,恍然来到荷兰阿姆斯特丹。

1949年月,广州。街景,看到满街的金铺和私营商店了吗?

1949年,台北。士兵在看护稻田

1949年,中国台北。蒋纬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