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四)

1945年11月,上海。美军云集在美国红十字会开办的军人俱乐部,这座建筑二战以前是浸礼会基督教女青年会的办公室

1945年11月,上海。沙逊大楼全体房客悬挂的有蒋中正头像的庆祝抗战胜利的招牌,上面写着“中华民国万岁”、“最高领袖万岁”以及中美英苏四大战胜国的国旗

1945年11月,上海。黄浦江中游弋的美军舰队

1945年11月,上海。美军军人经过上海市市长题写的胜利门奠基纪念的石碑,这条街过去属于英租界,以前叫爱德华七世大道,二战后中华民国政府收回了除了香港以外的所有的租界,并去殖民地化将爱德华七世大道改名为中正路,“中正”是蒋介石先生的另外一个中文名字

1945年11月,上海。这座高大的建筑物叫百老汇大厦,是当时这座远东名城的一家最大的公寓酒店,它位于苏州河畔

1945年11月,上海。苏州河汇入黄浦江一带,苏州河得名于其源头是临近上海的中国另一座著名的古城苏州

1945年11月,上海。驶进黄浦江面的美国军舰,近处是中国渔民的舢板

1945年11月,上海。美军空军基地

1945年11月,上海。驶进黄浦江面的美国军舰,周围是中国渔民的帆船及舢板

1945年11月,上海。从美军军舰的探照灯光看黄浦江之夜色,这是个迷人的城市

1945年11月,上海。当地颜料商人在南京路树立的庆祝二战胜利的拱门,上面是一个英文代表胜利的大写的“V“字

1945年11月,上海。一个中国男子在触摸汇丰银行门口的石狮子,据说这样可以带来财运。汇丰银行是为了向从事对华贸易的公司提供融资和结算服务而于1864年在香港建立的。1865年开始营业,同年在上海设立第一家分行,而后在天津、北京、汉口、重庆等地设立分支机构。 汇丰银行在中华民国时期的业务主要有国际汇兑、发行纸币、存贷款业务、经办和举放对中国政府的外债、经理中国的关盐税业务等

1945年11月,上海。满满一卡车的欧陆难民,二战期间中华民国是极少数承诺接纳犹太人难民的国家之一,战后难民问题亟待解决

1945年11月,上海。两个美军水兵坐在新式的脚蹬三轮车上,这种交通工具已经开始取代过去的人力黄包车,他们的战友在旁边准备为他们照相

1945年11月,上海。国际大饭店门口的美国军用卡车,这批美军官兵准备入住这间酒店

1945年11月,上海。两个白人男子在上海国际俱乐部喝酒,这里有闻名全球的100英尺长的酒吧,其柜台采用的是价格昂贵的高档柚木

1945年11月,上海。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废墟,日占时期这里的木地板已经开裂,不过里面的游泳池还保持完好

1945年11月,上海。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外景,日占时期这里已经被废弃,现在周围一片荒草

1945年11月,上海。三个中国男孩看着这辆抛锚的卡车,车上满载着一群日军,他们的目的地是中华民国政府为他们圈定的临时军营,然后所有这些人都将被遣送回国

1945年11月,上海。时任上海市长的钱大钧;民国时期国民党八大金刚之一

1945年11月,上海。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他代表中华民国政府接受日本投降,亲手接过日本递交的投降书

1945年11月,上海。这个美国人本身是上海居民,在日本占领时期他被日军抓进劳改营,他常年穿着围裙,这条围裙上在他获释后签满了劳改营里面英美难友的名字

1945年11月,上海。LIFE记者见到这些坚持很久的自由法兰西地下抵抗运动的秘密成员,他们一直生活在中国为祖国光复提供情报

1945年11月,上海。时任美军第七舰队的司令官Thomas C. Kinkaid将军

1945年11月,上海。中国人聚集在国际大饭店门口准备围观美军

1945年11月,上海。一个锡克人交通警察(俗称”红头阿三“)无奈地望着两个捣蛋的美国水兵,这两个家伙在帮着瞎指挥,后面的牌子上写着”工部局警务处警告不可向右转弯

1945年11月,上海。刚刚进城的难民坐在已经打烊的汇丰银行大门口,这里将是他们暂时栖身之所

1945年11月,上海。一个难民家庭祖孙三代一跪在街上乞讨,他们的请求书写在纸上,但人行道上的过客并没有任何人搭理这家人

1945年11月,上海。一对中国军人在这家被政府强行关闭的银行门口架起轻机枪

1945年11月,上海。政府与社会各界游行欢迎盟军舰队,一面旗帜用英文写着童子军上海分部,另一面是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游行队伍拿着美利坚合众国及中华民国国旗

1945年11月,上海。南京路口正在指挥交通的锡克人警察,这些锡克人从清朝开埠以来来到中国已经有上百年时间,他们在上海还建有锡克教寺庙

1945年11月,上海。市政府的一次例行周会,背景悬挂的是国父孙中山先生的画像以及中华民国国旗、中国国民党党旗

1945年11月,上海。中国化学工业社和五洲固本皂药厂设立的庆祝抗战胜利的拱门,上面用英文写着”VICTORY”,远处是蒋介石的头像及”民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的中文

1945年11月,上海。失学的学生示威游行要求当局尽快复校开课

1945年11月,上海。按政府要求士兵撤除日占时期设立的铁丝网和路障,以保障市民示威游行的权利

1945年11月,上海。按政府要求士兵撤除日占时期设立的铁丝网和路障,以保障市民示威游行的权利

1945年11月,上海。中华民国教育部部长(从履历上看,基本确定是朱家驊)

1945年11月,上海。漂亮的美军驻上海部队军花

1945年11月,上海。为庆祝抗战胜利由市民组织的黄包车拉力大赛的参赛选手们

1945年11月,上海。黄包车拉力大赛开始了,街头万人空巷,参与者不乏外国人士

1945年11月,上海。围观比赛的市民

1945年11月,上海。黄包车比赛优胜者戴上市民敬献的鲜花

1945年11月,上海。卖挂锁的中国小贩与卖旧衣物的犹太人一起

1945年11月,上海。一个小男孩坐在路边卖糖果,他身后一个时髦的青年人手里握着一叠钱

1945年11月,上海。这家叫”华泰银号“的私人银行门口人头撺动,业务繁忙

1945年11月,上海。街头炒汇者,他的身后写着当天的美元、银洋的比价,这座城市是当时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

1945年11月,上海。人群拥挤在”华泰银号“门口,这家银行正在进行外币兑换,可能开出的比价比其他银行更有利可图

1945年9月,香港。街头鲜花店

1945年9月,香港。街头

1945年9月,香港,雨天。少妇背着婴儿穿过皇后大道闹市区

1945年9月,香港。拥挤的人群

1945年9月,香港皇后大道。这是当地中国商人集中的一条街,街面上的人在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易

1945年9月,香港。印度裔坐在邮局门口,背后是日占时期的日本人搞的株式会社协同组香港支店的牌子

1945年9月,香港皇后大道。正在进黑市汇兑的两个中国人

1945年9月,香港。几个中年的中国女性将一辆装满袋大米车拉动

1945年9月,香港。这个中国人坐在自家刚买的崭新的摩托车上读着当天的中文报纸

1945年9月,香港。这个漂亮的中国女人在售卖传统的纸扎灯笼和风筝,上面有绘制的中华民国国徽

1945年9月,香港皇后大道。一栋中国人聚居的楼房

1945年9月,香港。在一栋大楼门口等客的黄包车夫们

1945年9月,香港。从一处拱门看香港汇丰银行大楼

1945年9月,香港。从陡峭的Shing Hoag街看航行在维多利亚湾的约克公爵号英舰及远处新界地区的群山

1945年9月,香港。在英国人聚居区卖英文报纸的两个中国女人

1945年9月,香港。皇后大道上的行人

1945年9月,香港。两个中国小女孩和街上的小贩

1945年9月,香港。皇后大道上的行人和车辆

1945年9月,香港皇后大道。卖鱼干的中国小姑娘

1945年12月,湖南衡阳。二战结束不久前这座城市发生了中华民国政府军与日军的大战,战争使得这座城市满目疮痍。人们穿过的街道已经被彻底摧毁,这些房屋是由于空袭和随后的大火而毁灭的

1945年12月,湖南衡阳。这座城市的建筑物已经彻底摧毁,沦为一片废墟,在这里发生的中日双方拉锯战中泥土都被烧焦了

1945年12月,湖南衡阳。乡村一处干枯的水稻田,这座城市在被彻底摧毁后又遭遇大旱

1945年12月,汉口。在战争中被炸毁的原英国领事馆遗址

1945年12月,上海。联合国驻沪办事处官员与中国代表在视察日占区后正在协商救济计划

1945年12月,湖南衡阳。空中俯瞰这座因战争已经荒废的城市

1945年12月,上海。由于缺乏原材料和棉花,这家大型纺织厂被迫停工

1945年12月,汉口。这栋办公大楼(原汉口市政厅?)已经变成废墟,它是二战时期中华民国撤离时自己摧毁的,不给日本占领军留下任何有用的公用建筑物是当时的政策,也叫“焦土政策”,就是在这样艰难的状况下中华民国赢得了这场战争

1945年12月,湖南衡阳。村民正穿过原来市区的主街道,现在只有几处残垣断壁,这是在二战中被法西斯完全毁灭的城市之一,它必须完全重建

1945年12月,天津。联合国与中华民国政府官员北上这个中国大城市,会见市政府领导人,他们正在讨论这个城市重建在二战中被日军空袭破坏的火车站、汽车站、市政府、电话局和邮务总局以及南开大学等等机构,这些建筑物是在抗战初期被毁坏的,在1937年7月29日中国军队宋哲元部经历了10多个小时的浴血奋战,因寡不敌众不得不撤离。八年以后,中华民国国军光复天津

1945年,汉口。成片的房屋都是废墟,它们是在二战中被日军空袭摧毁的。与伦敦大空战齐名的武汉大空战发生在1937~1938年。尽管当时中国空军的飞机性能和数量远远不敌日本,但年轻的中国空军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粉碎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汉口是这次空战的中心城市,它现在急需重建

1945年12月,天津。原国立南开大学图书馆遗址,除了还能看见当年的奠基石外它现在是一片瓦砾。国立南开大学是当年中华民国政府军抗战的指挥中心

1945年,汉口。城市平民在战后回到自己的家园,它们在废墟上顽强地生存下来,在简陋的房屋中生活并开办商店

1945年12月,天津。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百废待兴,这家羊毛厂虽然保存完整,但因为缺乏原材料,在这个最大的车间内所有的机器和主轴都被迫闲置

1945年12月,汉口。抗战八年后历尽千辛返回了故乡,市民在废墟上建立起简陋的房屋和商店,新的生活即将开始,我们能看见女主人脸上洋溢的微笑

1945年12月,上海。这里是上海郊外原来的一个繁华的市镇,战前它是一个铁路和公路经过的交通中心,现在沦为一片废墟,日军对中华民国的侵略是掠夺和摧残

1945年12月,汉口。英国领事馆内部,在二战中它被彻底炸毁

1945年12月,汉口。联合国官员从空中视察这座中华民国第四大城市,中国中部的商业和交通中心现在是一片废墟

1945年12月,汉口。陆续返乡的儿童聚集在以前的家园门口,这是因为学校教育还没有恢复,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

1945年12月,汉口。扬子江面泛滥的洪水的鸟瞰图,汉口周围数百平方英里的土地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之一,这里出产高价值的大米和鱼类,但由于在日本占领时期扬子江堤防缺乏维护,造成洪水泛滥,这些低洼地区的水稻田已经不复存在

1945年12月,汉口。扬子江面泛滥的洪水的鸟瞰图,汉口周围数百平方英里的土地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之一,这里出产高价值的大米和鱼类,但由于在日本占领时期扬子江堤防缺乏维护,造成洪水泛滥,这些低洼地区的水稻田已经不复存在

1945年12月,中国。难民如潮般涌入城市(这是哪里?),他们在临近水源的地方建立简陋的茅草屋,与背景的富人居住的别墅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1945年12月,中国。这是一家大型纺织厂,中华民国工业在战前已经开始腾飞,二战中许多工厂辗转内迁到西部地区,日占时期留在东部的工厂仍然继续生产

1945年12月,中国上海。大批日本人被驱逐出境,他们站在遣返船的甲板上,都来自中国各地

1945年12月,中国上海。大批日本人被驱逐出境,他们正走在遣返船的舷梯上,有美军士兵在维护秩序

1945年3月,云南昆明。美军少将R. L. McClure先生 (右)向国军少将Chao Chia Shiang(左,这是谁?) 赠送铜牌,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其前身是著名的云南陆军讲武堂,在二战期间的中印缅战区,它是一所培养中国军官的重要学校。后面的背景有孙中山头像、中华民国国旗,口号是:发扬革命精神、充实反攻力量、加强盟国合作等等。这时中美联军正在缅甸和云南西部准备展开大反攻

1945年3月,云南昆明。美军军官Henry C. Dozier Jr. (中) 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向中国军官学员讲授军用地图,这时中美联军正奋战在缅甸并给予日军以重创

1945年3月,云南昆明。二战中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急需培训补充大量的军官,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堂上,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专心致志听课,这位在记录笔记的是陆军少校Pang Tso Shi

1945年3月,云南昆明。二战中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急需培训补充大量的军官,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堂上,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专心致志听课,这位在记录笔记的是陆军少校Wu Shao-Su

1945年3月,云南昆明。二战中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急需培训补充大量的军官,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堂上,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专心致志听课,这位在记录笔记的是陆军少校Shen Chi-Jui

1945年3月,云南昆明。二战中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急需培训补充大量的军官,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堂上,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专心致志听课,这位在记录笔记的是陆军少校Liu Pai Chin

1945年3月,云南昆明。二战中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急需培训补充大量的军官,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堂上,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专心致志听课,这位在记录笔记的是陆军上尉Chao Han-Sheng

1945年3月,云南昆明。二战中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急需培训补充大量的军官,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堂上,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专心致志听课,这位在记录笔记的是陆军少校Shen Chi-Jui

1945年3月,云南昆明。这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训练。陆军少将Lu Hui Chuan正在演练使用指南针定位,以便炮兵的能精准定位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