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系列——民国34年到38年(五)

1945年3月,云南昆明。这是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课间十分钟休息时间,中华民国军官们正在认为讨论,从左至右是陆军中尉Hu Chuan Chung、Yang Tin Shu、Lo Lai

1945年3月,云南昆明。这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训练场地上,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先生与美军军官一同视察,他面前的中国军官都是这个学校的学员,短期培训后他们都将开赴抗日前线

1945年3月,云南昆明。这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毕业典礼上,负责培训的美军代表上校Elbert W. Martin先生接受中国学员赠送的礼物

出产美丽牌香烟的是华成烟草公司,它是我们早期民营卷烟厂之一。1917年由沈延康、沈士诚等5人合资4千元创立。1924年4月改组,易名为中国华成烟草股份有限公司。资本增至4万元,由新老股东各出资板数。戴井莘任董事长,陈楚湘为总经理。厂初设于法租界紫微里;1925年设第二厂于中虹桥畔;1926年又建第三厂;1928年秋又在汇山路(今霍山路)建新厂,原三个老厂陆续迁入合并;1932年又在汇山路新厂东建厂,成为我国民营卷烟生产的一家大厂。抗战时停工。1939年在戈登路(今江宁路)康脑路(今康定路)再建新厂,1942年3月开工。后实行公私合营。60年代初,并入上海新建电子仪器厂

1945年3月,云南昆明。这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的美军教官办公室,这两位是上校Edward S. Sirois (左) 和Elbert W. Martin (右)

1945年,中国。这是当年国军典型的夏季装备,他们穿着草鞋,扎着绑腿

1945年,中国(可能是云南)。这位士兵在玉米地旁边的石灰岩上休息,他穿着草鞋,扎着绑腿

1945年10月,香港。日军驻港指挥官向英军代表交出军刀投降

1945年10月,香港。庆祝同盟国胜利及投降,英国军舰在维多利亚湾鸣响21发礼炮

1945年10月,香港。日军军官在投降书上签字

1945年10月,香港。英国皇家海军和皇家海军陆战队卫队列队走向总督府,这年,英国恢复了对香港的殖民统治

1945年10月,香港。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英国皇家海军排队、特种部队成员和澳洲参战部队列队在总督府门前庆祝同盟国胜利和日本正式投降

1945年10月,香港。英国与中华民国代表共同出席日本投降仪式,这是在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后英国代表Harcourt将军(右三)讲话,他旁边的是中华民国代表

1945年10月,香港。日军军官(?)在投降书上签字。上一张是海军代表,这一张是陆军代表

1945年3月26日,中国Annan(原文如此,查询这个地点现在很多人考证是贵州省晴隆县境内)。这是一张很著名的照片,当天美国陆军补给车车队正在攀爬著名的21个急转弯(中国人成为“二十四道拐”),这是二战时期闻名全球的滇缅公路向重庆方向延伸的一段,与之齐名的还有驼峰航线,这条供应线保障了中国与外界的联系

1945年1月,缅甸。美国陆军军用卡车车队正在穿过萨尔温江大桥,这是滇缅公路在缅甸境内最重要的大桥,这条公路保障了二战后期对中国的物资供应,它从英属印度的东北部源源不断地向中国大后方进行支援

1945年4月4日,云南昆明。金马坊前昆明各界群众欢迎第一次从陆路滇缅公路运输物资进入中国的盟军车队

1945年1月,缅甸北部。盟军卡车车队沿着蜿蜒的缅甸北部群山在滇缅公路缅甸境内行进,这次是建成后不久第一次向中国运输物资,因为装运物资的起点是印度,也称中印公路(英美盟国称为Ledo Road),这年滇缅公路改称史迪威公路

1945年1月,缅甸北部。盟军卡车车队正在通过Bailey大桥

1945年1月,印度东北部。盟军卡车车队刚刚装载援华物资在印度境内行进,这是跨越一条河流建成后不久的一座浮桥

1945年1月,印度东北部。中国远征军驻印度部队正行进在一处被毁坏的小乘佛教寺庙群附近,等待反攻缅甸,在之前他们因为英勇打击侵略缅甸的日军和营救英军赢得了盟友的尊敬

1945年1月,印度(原文如此,莫非是华侨儿童?)。中国小孩兴奋地坐上中国远征军的吉普车,挥舞着中华民国国旗

1945年1月(上一张是4月4日,准确时间待查),云南昆明。市民欢呼盟军卡车车队的到来,这次是滇缅公路的首航,从印度到中国将盟国的设备和物资运输来帮助在中国的抗日斗争

1945年1月,印度东北部。中国远征军驻印军总司令孙立人将军和其他中国军官正准备视察部队,英国军官陪同

1945年1月,印度(原文如此?)。在中缅边界附近,美军军官与中国军官会见。这张照片正中间就是飞虎队老大陈纳德将军。照片还有两个疑问,一个是代表中方握手的这位是谁?第二个为什么注释地点是印度?

1945年1月,云南昆明。昆明城万人空巷,市民拥挤在街道上欢呼盟军卡车车队和吉普车的到来,这次是滇缅公路的首航

1945年1月,印度(原文,也有缅甸的可能)。盟军滇缅公路首航车队在参观一尊精美的佛像

1945年1月,印度。飞虎队陈纳德将军(Claire L. Chennault)在演讲

1945年1月,缅甸。盟军首航滇缅公路途中,这是之前中国人在山间修筑的防御工事,用于对抗日本侵略者

1945年1月,印度。盟军司令Lewis A. Pick将军与中国远征军司令孙立人将军紧紧握手,这位二战名将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 在缅甸仁安羌一战赢得了国际声誉。他的部队营救了英军并和美军并肩作战,打通中缅公路中声誉鹊起,被欧美军事家称作“东方隆美尔”,是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

此处需要补充说明:按歼敌人数,是薛岳,孙立人是军团级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薛岳是战区总司令,孙立人应该算是军团级,再则,孙立人不是国民党党员,他是中华民国国军将军,无党派人士

1945年,原文是印度,不过可以确定是在中国境内。盟军首航滇缅公路车队进入一个城市(这是哪里?)

1945年1月,缅甸密支那。盟军首航滇缅公路途中在路边休整,盟军与中国驾驶员在亲切交谈,可以清晰地看到卡车顶上的重机枪

1945年1月,缅甸密支那。蜿蜒在缅北群山之中的滇缅公路

1945年1月,缅甸密支那。盟军首航滇缅公路车队在刚设立的一处简陋的加油站加油

1945年1月,缅甸密支那。一位盟军士兵与一名中国远征军士兵正在指路牌下交谈

1945年1月,缅甸密支那。盟军首航滇缅公路车队中的中国士兵何一名美军黑人士兵一起在卡车上附上美国及中华民国国旗,为这次运输护航

1945年1月,缅甸密支那。为盟军首航滇缅公路车队护航的美国重机枪手正在清理重机枪,一个当地居民正在帮助他擦拭

1945年6月,美国旧金山。出席联合国筹备会议的中华民国代表顾维钧正在就中小国家权利话题与美国代表Arthur Vandenberg 辩论,他将代表中华民国参加《联合国宪章》的起草工作并代表中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其后任中华民国政府驻联合国代表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二战中中华民国国军主力部队消耗殆尽,这是在中国娃娃兵,他正坐下来休息一下,望着摄影机镜头发呆。桂林这座城市不久前遭到日军毁灭性的攻击,当地守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死伤惨重

1945年8月,广西桂林。这位中华民国国军正在自己动手编织草鞋,这时桂林已经光复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中华民国国军步兵穿着草鞋进入这座城市,不久前这些广西籍军人与日军在这里血拼,现在他们收复了城市,但这条主街道两旁到处是被毁坏的房屋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中华民国国军步兵穿着草鞋在城郊,正准备进入这座城市,这些军人大多是广西当地籍,在与日军的作战中非常顽强,现在他们收复了故土,脸上洋溢着微笑。在1944年10月28日至11月10日发生的桂林之战中,这些守城将士孤军奋战,被称为“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这场战役是官方所称桂柳会战的核心战役,桂柳会战统计国军战报是毙伤日军6.3万余人,日军战报是日军损失5.6万余人(日本《战史丛书–大本营陆军部》)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中华民国国军步兵穿着草鞋坐在路边等待军需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中华民国国军步兵在漓江畔的一个渡口,他们的交通工具是木船,正准备光复桂林

1945年8月,广西桂林。这个小孩是中华民国国军的一名马夫,他只有10多岁,正在给骡子调整牠背上的担子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一位中华民国青年国军步兵,他穿着草鞋,枪放在背上的行囊中,他正疾步走向桂林,那里的日军将向中华民国缴械投降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一位中华民国青年国军步兵,他穿着草鞋,枪扛在肩上,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那里的日军将向中华民国缴械投降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一位中华民国国军伙夫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中国士兵穿草鞋和使用骡子来运输,他打伞的原因是天气炎热引发的皮肤病

1945年8月,广西桂林。衣衫褴褛的中华民国国军先头部队进入市区,背景是已经毁坏的广西银行总行,在残存的立柱上当地人民用毛笔书写“欢迎最先光复桂林的二九军一六九师突击大队”

1945年8月,广西桂林。中华民国国军步兵穿着草鞋在城郊,正准备进入这座城市

1945年1月,中国海。美军地狱攻击性轰炸机环绕在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空,正准备切断日军补给线

1946年1月9日,中国青岛。美军水兵Joseph Isham正在登陆艇上教中华民国海军水兵

1946年2月,北平市。一个穿着中国传统服装的身体矍铄的老者正前往什刹海露天溜冰场

白鹤亮翅

旱地拔葱

仙人摘桃?

鱼跃龙门

金鸡独立

仙人指路

其乐融融

1946年2月,中国(这个地点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共产党控制的阜平县,时为晋察冀边区总部;另一个是张家口,时国军刚刚光复接收。均在今河北省境内。)(从左至右)国军将军Ku Ya-Sheng(这是谁?)、共军将军聂荣臻和美军上校Lee V. Harris attending,正在举行一次国共停火谈判,时国共两军在大同、集宁一带发生摩擦,这时仅晋察冀边区共军正规军已发展到32万余人,民兵发展到90余万人

1946年2月,中国。美军调停代表上校Lee V. Harris attending将停火协议文本交给共军将军聂荣臻

1946年2月,中国。共军将军聂荣臻,时任晋察冀边区主席。 晋察冀边区1937年成立于山西五台山,次年迁到河北阜平县,这时已经控制了西起同蒲路,东至渤海;北起张家口、多伦、宁城、锦州一线,南至正太、德石路。包括山西、河北、察哈尔、热河、辽宁等五省之各一部,面积40万平方公里,人口2500万,县治108个,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共产党控制区域

1946年2月,中国华北某地。共军上校Yang Chien-Ping (左二,谁?), 美军上校Raymond R. Tourtillot (C), 和国军少将 Ko Han-Li (右二,谁?), 在华北军事调停会议上

1946年2月,中国华北某地。国军将军Ku Ya-Sheng (左三) , 共军将军聂荣臻(中) , 和美军调停代表上校Lee V. Harris (右二) 在华北军事调停会议后的一次冷餐会上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中国和日本女孩在晚会上唱歌跳舞,他们在木地板上表演。这时,原满洲国地区被苏联红军控制,并在大连建有空军基地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两个苏联红军军官一人一个搂抱着中国和日本女孩,他们喝得酩汀大醉。这时,原满洲国地区所有城市都被苏联红军控制,并在大连建有空军基地。而中国共产党被邀请到哈尔滨建立基地,由苏联全方位提供军需和生活保障

1946年3月,中国沈阳。妓女们站在妓院门口招揽客人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一个高级妓女站在她的公寓门口,手里拿着热水袋以抵御满洲的寒冷

1946年3月,中国沈阳。日本女舞者在表演空隙休息,台下是一群群喝的酩酊大醉的苏联红军军官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中国妓女们,这时大量苏联红军涌入这座满洲第一大城市

1946年3月,中国沈阳。日本乐团为苏联红军舞会伴奏,所有的女舞伴都是中国和日本女孩

1946年3月,中国沈阳。穿着传统和服的日本妓女,她们的服务对象是苏联红军,这家妓院的名字取自中国古代名著《红楼梦》,叫“潇湘馆”

1946年3月,中国沈阳。旅客们拥挤在火车顶棚

1946年3月,中国沈阳。苏联将军Kovtun-Stenkovitch的笑,他现在是这座城市的实际统治者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两个小孩经过一家日本人开的“德林妇人洋服店”,但这家商店橱窗现在已经用木板钉上,铁栅门也上了锁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三等舱门口和列车交接处坐满了旅客

1946年3月,中国沈阳。根据联合国决议,原日本窃取中国之满洲、台湾、澎湖、南海诸岛等领土均归还中国。这是负责接收的中华民国代表Shung P. Peng (右,谁?) 与原沈阳临时负责人苏联将军Kovtun-Stenkovitch握手

1946年3月,中国沈阳。这家“亚细亚贸易”商号的门上贴着中华民国、苏联及美国国旗

1945年11月,中国,二战中印缅战区司令蒋介石向参战中美将军授勋

1946年3月,中国沈阳。这里是负责光复满洲的中华民国国军总部驻地,前面有路障和沙包,门框上写着“中华民国万岁”,墙上有蒋介石画像,房顶上写着“中苏邦交友好万岁”,它原来是一家日资银行总部

1946年3月,中国沈阳。火车站顶上是中华民国及苏联国旗,门口立柱上写着“红军领袖斯达林大元帅万岁”、“苏联劳麓(碌?)红军廿八走年纪念万岁”,出入口及二等候车室,三等哈尔滨、长春、旅顺、安东方面厅字样均有中文、俄文

1946年3月,中国沈阳。小巷一角

1946年3月,中国沈阳。苏联将军Kovtun-Stenkavitch用中文“干杯”向中华民国代表Shung P. Peng致敬,中间那位是他的夫人

1946年3月,中国沈阳。这是一家原来的日资工场,它已经被苏联人搬运一空,只有这个巨大的钝齿轮机器没能被搬走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中华民国负责接收物资的代表Sheherd T. John(怎么是这么个名字,谁?)拿着老毛子用破纸写的物资清单无可奈何,因为纸上用铅笔写的潦草的字简直不知所云

1946年3月,中国西部。2排的中国纤夫,利用屈身这个姿势在长江岸边奋力拖曳帆船(一种中国内河常见的交通工具),他们慢慢地是纤夫头(左)的指示下完成这个工作,获取微薄的收入

1946年3月,中国西部。一条机动木船航行在四川泸州到重庆之间

1946年3月。沈阳。一个日本妇女正在街头变卖她的物品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一群贫困的日本小贩正出售酒精饮料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一个贫困的日本妇女正用托盘垫着贩卖香烟,没人知道她的未来

1946年3月,中国沈阳。一群贫困的日本小贩正出售他们所剩无几的财产

1946年3月,四川万县。战争结束后恢复宁静,这是中国市民在河岸上洗衣服,万县位于扬子江上游地区,是重庆到湖北之间最大的中心城市,从江边进入市区得爬上这多达218梯的石梯路,因为在洪水来临的时候扬子江将上升20英尺之高

1946年3月,四川万县。扬子江边绝美的风景,这座古老的石拱桥从清朝起就为西方人熟知,女人们悠闲地在清澈的河水中盥洗衣裳

1946年3月,沈阳。这是原来的一家印染厂,现在它的所有机器和设备都已经被苏联人抢掠一空

1946年3月,沈阳。已经被苏联人抢掠一空的一家大型工厂

1946年3月,沈阳。原来的一家大型日本人开办的橡胶厂,苏联搬走所有的机器和设备后就把它焚烧掉,但一些搬不走的大型的机器设备清晰可见

1946年3月,沈阳。这是原来的一家中国人开办的陶罐厂的车间内部,它同样遭到苏联人灾难般的抢掠,无法恢复生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